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旅游首页 | 景点查询 | 酒店 | 华夏风光 | 异域采风 | 主题旅游 | 摄影 | 游记 | 游狐地带 | 游讯 | 约会 | 直通车
结伴出游 - 游狐求助 - 愉悦旅途 - 出游方案DIY
最新文章
十大经典自驾线路排行榜
“五一”自驾车之黄山攻略
我是无拘无束的小鸟
自驾车平遥行
海底珊瑚森林--芭堤雅珊瑚岛
京津六日游 一半甜一半咸
五一我们离家出走 放飞心情
最穷最冷的线 最爱最热地走
历史悠久--话说山西醋
边塞长城驾车行


















 
搜狐首页 >> 旅游频道 >> 游人游记 >> 驾车之旅 >> 驾着“牛车”闯阿里
驾着“牛车”闯阿里
------------------------------------------------------------------------------------
  5年前当我和伙伴张晓伟双骑摩托车“九州方圆万里行”时,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会开着大吉普走遍全国,更想不到自己会在缺少自救装备、无后援的情况下,斗胆单车挑战滇藏、川藏、青藏、新藏、中尼五条进藏“天路”,成功穿越珠穆朗玛—阿里—狮泉河—新疆叶城长达2000多公里的“生命禁区”。

■我开 “牛车”进西藏

  经过在海拔3200米的香格里拉为期5天的高原适应后,我和仨伙伴踏上了进藏的艰险路程。一位是《齐鲁周刊》的记者徐智慧;一位是我新结识的朋友、香格里拉旅行者俱乐部老板,长相酷似藏民的弯豆先生,这位生于杭州的职业旅行家、摄影家曾经开车走过阿里新藏线,由他担任巡航员兼副驾驶再合适不过;还有一位漂亮美眉,这位出来自助旅游的深圳白领女孩祝婕,搭上了这趟“幸福快车”,一直跟我到乌鲁木齐,两个多月里,她给我们寂寞的旅程增添了不少欢乐。

  在进藏之前,我去拜访了几位在滇藏、川藏线上跑了30多年车的老司机,他们听说我们要单车进藏,无不好心劝阻,他们讲了几个进藏路上的真实故事。

  故事一:四个成都人,开着两部崭新的北京吉普进藏。靠匹夫之勇开进去了,却吓破了胆,不敢再开出来。两部新车在拉萨卖了15000元,坐飞机回了成都。

  故事二:滇藏路、川藏路两边山谷里,常常能看到坠毁的车辆残骸。几十年来坠毁的车辆洋洋洒洒一路不绝,蔚为壮观!

  故事三:进藏的司机一定要准备好两样东西:防滑链条、充足的食品。这条路天气变化无常,随时都会有雨雪,经常发生塌方,有时一堵就是十几天甚至大半个月。当地人会到车前来卖东西,一碗面会卖到50块,你还不能讲价,一讲价就有麻烦。再有,如果高山上抛锚的话,一觉睡去也许就再也不会醒来——冻死了。

  当发现我铁了心要进藏时,孙诺其林和他的儿子肖勇按照当地的藏族风俗,宰杀了一头强悍的牦牛,用黄白两色哈达将血淋淋的牦牛头固定在三菱吉普的前保险杠上。于是,我的“三菱”就成了“牛车”。还真别说,这辆车体花里胡哨、车前脸狰狞恐怖的“牛车” ,真有逢凶化吉、御敌于十米之外的功效,再加上长得古灵精怪的大胡子弯豆先生,一路上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事。

■五条进藏公路全体验

  出中甸,过德钦,贴着悬崖峭壁逆金沙江、澜沧江北上,梅里雪山、明永冰川、盐井温泉,以及千沟万壑中一个个躲在绿洲中的村寨,嵌在车窗里,仿佛就像欣赏西部大片的感觉。但驾乘的感觉就不太舒服了,弯豆笑言:“滇藏路,‘颠脏路’,就是颠得人五脏六腑难受的路。”这条路有些路段比川藏路还要危险,好在5月份还不到雨季,除了路面颠簸一些,倒还没有太大的危险。

  过了西藏芒康,就汇入了川藏路,川藏公路应该算是5条进藏公路中最危险的了。公路在高山峡谷中穿行,多数地区受印度洋暖湿气候的影响,降雨量极大,泥石流塌方频繁,翻车、落沟甚至被泥石流埋住不是什么稀罕事。一路见到的沟谷下车辆残骸洋洋洒洒,蔚为壮观,方知藏族老司机的故事不假。在经过被称为“死亡地带”的通麦102道班辖段时,我们遇到了山体大滑坡,被困守波密整整七天。

  北起青海格尔木、南到拉萨的青藏公路全程都是柏油路,西藏的绝大部分物资是由此路运抵西藏的。在拉萨逗留期间,我们沿青藏公路前往纳木错、羊八井,虽然路程只有短短的160公里,但也领略到了这条惟一能四季通车的进藏公路的舒适:道路笔直,车行平稳,CD音乐从未跳过。我开玩笑道:“都说进藏难,那是没走青藏公路,就是开辆夏利也能从格尔木轻松进藏。”

  从拉萨到中尼边境口岸聂拉木,我们走的是中尼公路。这条一直延伸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跨境公路,虽然不长,但极有特色,它翻越5100米的甘巴拉山口(这里有中国最高的雷达站),从美丽魔幻的羊卓雍错湖旁缠绵而过,然后一直伴着伟岸的喜马拉雅山脉西行,不时仰望高耸入云的珠穆朗玛、西夏巴玛等高峰。最后翻越喜马拉雅,插入尼泊尔的腹地。这条公路前些年一直不为世人关注,有些路段年久失修,路况极差,很多地段裸露着尖锐的石牙,对车底盘及车胎威胁极大。

■新藏路上的生死劫

  滇藏路、川藏路的危险,多加小心还能避免;而新藏路恶劣的自然条件对生命的威胁,却不是人为可以消解的:大部分路段在海拔4500米以上,这种高度被称为“生命的禁区”,阿里首府狮泉河到叶城是最艰难的路段,这1000多公里全程有7个5000米左右的达坂,其中界山达坂号称高达6700米,是“生命禁区的禁区”,在此死亡的生命不计其数。死亡原因主要是高原反应导致的肺水肿和脑水肿。

  我们到达之前两个月,武警交通部队八支队奉中央军委之命接管新藏线,目标是在三五年内把这条“铺在天上的国道”建成三级达标公路,保障这条生命线的畅通。部队刚上来,就付出了血的代价,三名战士出现严重的肺水肿,虽然中央军委紧急调派“黑鹰”直升机救援,但还是有一名战士牺牲。我们看到,90%以上的官兵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20岁左右的年轻人一把一把地掉头发!我看到很多战士用背包带紧紧地箍住脑袋,大把大把地吃止痛片,以减缓难以忍受的头痛!

  想想吧,海拔四五千米,氧气含量不到沿海的一半,人平地走路相当于背负一袋面粉爬楼,大口喘气仍觉胸闷。真担心车会缺氧撂挑子。

  其实,我这款三菱吉普并不是真正的野外越野车,它更适合城市及城郊。进藏前,它没经过任何改装,甚至连自救的电动绞盘都没有。由于经济原因,更没有海事卫星电话和全球定位系统。一路艰险,谁也指望不得,惟有靠自己的勇气和经验、靠大吉普卓越的性能,再就是靠上天的保佑了。

  阿里的路况极差,90%以上路段是根本不能称为“路” 的泥浆路、沙窝路、戈壁滩、粉尘路(当地人叫面粉路,干尘厚达半米)、沼泽路等自然路段,一半以上是无人区,一路上几乎没有加油和修车的地方,食宿点也极少且条件极差。最可怕的是戈壁滩,有多可怕呢?遍地是大若枕头,小似篮球的乱石。三菱车的前保险杠六颗固定螺丝全部被颠松,保险杠差点掉下来;挂备用轮胎的后门颠得变形,敞不开;前大玻璃震裂;油箱三次被刮破;四个减震器全部漏油,两副减震弹簧钢板断裂;车内一部相机散了架,两部手提电脑全部颠坏,甚至车上带的易拉罐饮料都被颠爆!

  备受委屈的大吉普默默地承受着这些残酷的折磨,任劳任怨任我驱使,一次一次载着我们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当我们翻越6700米界山达坂来到新疆麻扎兵站时(麻扎:维吾尔语,坟墓),那些满脸高原红的老兵激动地抱住我:“这条路上,还从来没有人单车开过来!你们真了不起,这车也了不起!”

  最难忘记的是那次过水,我犹豫了几分钟。河并不宽,水却很深,投石推测足有一米多深。不敢快速冲过,生怕河底有大石头硌了车底,又怕水中停留稍长,发动机熄火,我们不被冰冷的雪水冻死,也得在这荒无人烟的戈壁滩饿死。没有退路,当混浊的雪水淹没了引擎盖时,我手握方向盘脚踏油门,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机械地默念着“噢玛尼贝贝訇”六字真言祈求上天保佑。当大吉普憋了几憋,终于昂起头,轰鸣着冲上对岸,我再也禁不住,任热泪尽情地宣泄……

■“优秀的男人应该具备大吉普一样的素质”

  去年初接到三菱赞助的这部大吉普时,我还没“本”,匆忙进驾校,出发前一周才拿到驾照。去年8月9日从北京中华民族园启程时,我的驾驶技术只是勉强不在壮行的同行面前露马脚。

  我的车技是在内蒙古大草原上练出来的,又在云贵高原上得以提高。

  北京佳兰汽车俱乐部老板兰斌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使我受益匪浅:“一个老司机十几年练就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处变不惊的心态。一个优秀的人,能把十几年的过程压缩到几个月。”

  滇藏、川藏的很多路段细若游丝地修建在陡峭的高山峡谷间,一侧是壁立千仞,时有松石滚落,一侧是万丈悬崖,下面是咆哮的江水,路面极窄,根本错不开车,再加上二三十度的陡坡、急转弯的“之”字弯、胳膊肘弯,以及泥路、雪路,整个行程危机四伏、相当恐怖。一路上,遇到70多起事故,半数以上车毁人亡。这些骇人的场面,同行的伙伴都不忍卒睹,可我都要停车默默地看一会儿。我让这些血淋淋地场景烙上大脑皮层:施晓亮,你一不小心,就成这样了!根本没有后悔和改正的机会,一次就全毁了!

  所以,一路上无论朋友们劝酒的理由多么难以推却,我也坚持着滴酒不沾;路况再好,我也从不开快车,谁超过我去算谁能,我不在乎。路窄弯急坡陡,开慢点不就行了,反正我又没急事,今天赶不到就明天嘛。因为我明白,生命是多么珍贵,活着是多么美好。

  除了路途的艰险,还有无数的困难。在波密县排龙门巴民族乡,当我们徒步3小时来到高山丛林深处门巴族的木屋前时,赫然发现身上叮着数十条吸血蚂蟥!当用烟头把这些吸饱血、粗如拇指的软体动物清理干净时,身上留下几十个流血不止的窟窿;十数次面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窘境,只能在雪山下露营,刺骨的寒意穿透薄薄的帐篷和睡袋渗到骨头里,漫漫长夜里最让人恐惧的不是寒冷本身,而是可能引发的感冒——高原上,一次感冒就足以要了人的小命;在珠穆朗玛大本营,我第一次感受到强烈的高原反应,那种几欲憋死、彻夜难眠的痛苦,让我想到了“生不如死”几个字;大半个月没有青菜吃了,藏民把青菜称做“草”,可我是多么想吃口“草”啊!那一次油箱碰漏了,我和弯豆轮流钻到车下,一桶油放完,俩人的手都冻得不打弯了,用“哥俩好”胶勉强把漏洞粘好,再把油倒进去,可没开多久,又漏了,只能在寒风雪地里再重复这长达两小时的工作……

  除了要承受生理上的极限折磨,还要承受另一种极限压力:身兼摄影兼摄像,极度缺氧的大脑每周还要完成上万字的文稿——七八家主办、协办媒体单位的约稿,以及出版社签约的一套4册书稿。

  我清楚地记得启程前,外号“鸭子”的唐师曾送我的一句话:“一个优秀的男人,应该具备大吉普一样的素质:可以享受最好的,承受最差的。”这句话让我受益终生。

■幸福,在路上

  从西藏回来,我开始出现严重的低原反应,医生说,这种嗜睡、困乏的状态可能要持续几个月。毕竟这是一次相当透支的生命苦旅。但当我整理几千幅照片、上百盘DV录像带时,一个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少数民族朋友仿佛就在眼前,这种内心的愉悦是难以名状的,我知道自己拥有了一笔多么宝贵的财富!

  我最爱看的书是“地图”。那张跟着我走了一年的中国地图已经满身破损,那条红色的实线是我已经走过的路,它从北京出发,经内蒙、东北三省,一直下行到云南,又向西蜿蜒,穿行于中国辽阔的大西北;那条向下一直指向海南、台湾的虚线,就是我将要走的路,那里有17个民族家庭等着我去拜访。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的路就是我的大学,我的财富和幸福,都在我的路上。
施晓亮
  转自 : 北京青年报
我来补充两句 去相关论坛 订制搜狐短信新闻
发手机短信,推荐此新闻给我的朋友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共8条)
  • 我看了半天,也没看懂什么过客燕子的发言(45字)[06/14 00:33匿名]
  • 真正的男人,我佩服你!(11字)[06/14 00:27匿名]
  • 壮士!经此历炼,有此阅历(29字)[04/11 20:49过客(憨山)]
  • (27字)[01/26 15:29过客(阳光不锈)]
  • 有点娘娘腔,比如说:啊!等等(104字)[12/23 15:07过客(燕子)]
  •  很佩服您,是什么时候去的(207字)[11/16 21:28过客(five88mm)]
  •  很佩服您,是什么时候去的(207字)[11/16 21:28过客(hyacinyh)]
  • 施晓亮先生,你的这次旅行较为美满(235字)[10/19 15:02过客(过客)]
  •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