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旅游-搜狐网站
旅游频道 > 旅游新闻 > 行业新闻

象来街:院为草料场 空中有“花园”(组图)

院里的老住户聚在古槐树下,不久后,他们可能也要搬走

  宣武门西大街111号就是以前的象来街9号,是象来街现存的唯一一个大院
院里的平房小而低矮,据说最早住的是看草料的人

109号院刘阿姨养的两只香猪是远近闻名的宠物明星

老住户们在院里住了50多年,熟稔有如亲人

  本站文章谢绝转载,否则法律后果自负!

  百转千回寻旧址 旧街旧人今仍在 大院杂乱平房小 10路公车门前过

  爬上城墙摘酸枣 护城河里捞小鱼 上朝巨兽守宫门 清末离乱再无象

  象来街:院为草料场 空中有“花园”

  帝都规划系列

  老北京吉祥地之象来街

  宣武门地铁西北出口的空地上,头发花白的老大爷们聚在一起下棋、打牌。提起象来街,几位老人都扭头往西看了看。

  “象来街?你要上哪儿找去?现在哪儿还有?”

  “不就是长椿街路口北吗?”

  “应该在国华商场一带。
”另一位大爷接茬,“我们老辈人说起象来街,可比长椿街熟多了。”

  “就是,以前公交车还有象来街这一站呢。”

  可谁也说不清楚象来街的具体位置。“去长椿街、闹市口那边找吧。”这个不复存在的地名只成了记忆中模糊的影像。

  象来街溯源

  大象带来吉祥如意

  象来街的得名可以从字面上来解释。“远远地能看见大象来了,就是象来街。”家住宣武门西大街111号(原象来街9号)的宋宗宜说。

  明朝把象房设在宣武门内西城墙北时,还没有象来街。明《工部志》记载:“象房,弘治八年修。”在明代张爵所著《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中,提到“宣北坊有驯象所营”,但没有关于象来街的记录。

  清代学者朱一新的《京师坊巷志稿》中记载:“象房桥,西沟沿水由此出水关入护城河。”还有一条名为象来街的普通胡同,除了书中寥寥三个字外,再没有其他解释。

  象房更有功能性的指向,就是用于养象、驯象。象来街则不同,它比象房更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眼看着象征太平吉祥的大象走来,胡同也就有了象征之意。

  寻访象来街:它居然还在

  民国陈宗蕃编著的《燕都从考》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自宣武门大街而西,为宣武门内西城根,东曰象房桥,众议院、参议院在焉。众议院今为法学院,参议院今为法政学院。众议院之西,原为大明濠,自宣武门外入水关,南北贯阜成门大街以达于西直门大桥之横桥,今由城根至阜成门之一段,已平为马路,曰沟沿大街……自沟沿大街以西象房桥以北为沈家街(《顺天府志》称为温家街),为象来街。”

  从中大致可以推断出,宣武门内西城根以东为象房桥,象来街就在象房桥以北,沟沿大街(现佟麟阁路)以西。

  如今,这些老地名早已不存在,仅凭史书中的记载和推断,很难找到象来街的确切位置。从宣武门往西走,一路上向十多位住在附近的老者打听,都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的范围。最后,家住宣武门西大街的曹大爷反剪双手,笑眯眯地微侧着脑袋,一副找对了人的样子:“闹市口大街南口,路东有条往东去的胡同,那就是象来街。”

  象来街现状

  只剩下最后一个大院

  按照曹大爷指的路线,果然找到了一条胡同,门牌号却是以宣武门西大街开头。进了胡同东口的第一个大院,穿过狭长的走道,53岁的杨广瑞正抬头看鸽舍里的鸽子。刚说了个象字,他就抢先道:“要找象来街吧?门口那条东西向的胡同就是。”

  杨广瑞说,大院的门牌号为宣武门西大街111号,就是原先的象来街9号。自从象来街并入宣武门西大街以来,这个名称就只留在老住户的记忆中了。以前象来街上有1号至10号以及甲10号共11个院,而现在,只剩下这一个大院了。

  住户们刚接到拆迁通知,过不久可能就要搬离象来街这仅存的一个大院。为了留个纪念,55岁的李金宝挨家挨户敲门,让街坊们出来照张相。院里的老住户不过五六家,但彼此却有50多年的交情,熟稔有如亲人。

  院门内高大的老槐树下,有院里最年长的老人——88岁的孙桂英、她6岁的重孙小龙,以及院里其他三户人家派出的代表。他们留下了多年来的第一张,也可能是最后一张合影。

  大院复原

  曾是存放喂象草料的地方

  68岁的宋宗宜小时候听老人说过,他们住的院子最早是用来存放草料的,专门用来喂大象。

  院子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房子的高度却远远不及其他老宅院,大多是低矮的平房。

  各家各户后搭建的房子让院子没有了以前的面貌。李金宝记得小时候院里的房子不多,三进的院子里只有20间房,其余都是空地,他认为这是为了方便储存草料,住在房间里的可能只是些干活的人。

  蓖麻子换油票

  以前李金宝的家门前就有一大片空地,里面有4个葡萄架,种上了梨树、向日葵和蓖麻。

  每年秋天都能摘下100多串葡萄分给街坊四邻,梨树结的是铁梨,刚成熟时很涩,得放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吃。小孩子们最开心的就是收蓖麻子,每次都兴冲冲地跑到粮店,拿蓖麻子换油票。

  10路车站就在院门口

  10路车从南菜园开往北京站,其中有一站是长椿街路口北站,就在闹市口大街南口的路东。闹市口大街扩建前,这一站叫做“象来街”,站牌就在111号院的门口。

  111号院的老住户们都念念不忘10路车的象来街站,仿佛这个已经不存在的站牌是象来街的一个标记。宋宗宜更是记忆犹新:“只要坐上10路车,不管下多大的雨,没带伞也不用发愁。”他在院门口亲身示范了一遍:“车门一开,一个箭步就能跳到院子的屋檐下,进屋就淋不着了。”

  城墙像是空中花园

  宋宗宜、李金宝、杨广瑞哥几个年纪相差不大,小时候出去玩也形影不离。院门对面的城墙成了他们的乐园。

  宋宗宜说,以前象来街路北是住家,路南则是一溜高高的城墙,城墙南面是护城河。那时候城墙已经残破,上面长满了草和酸枣,还有各种野花。仰视城墙,像极了一个空中花园。

  院里的小孩儿最喜欢爬城墙摘酸枣,到护城河里去捞小鱼小虾。如今想起往事,杨广瑞还历历在目,他揶揄李金宝:“哥几个可就你不会游泳啊!”

  李金宝抓了抓头:“嗨,还不是我们家管得严呗。”杨广瑞又眨眨眼睛说:“那是,就你一个独苗还不得管严点儿。我们家兄弟多,怎么玩都没事儿。”几个人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皇家御用

  象鼻能发铜鼓声

  明朝《万历野获编》中有关于象房的一段记载。从南方进贡来的大象刚到京城,就会被带到射所演习,也就是演象所。锦衣卫也有专门的驯象所,由象奴对大象进行训练。每当举行盛典时,象群被牵到皇宫,驾车、驮宝、站班,各有分工。一般的朝会通常只用6只大象。

  象房不是完全封闭的,只要有钱有闲,就可以来看驯象表演,能听到大象用鼻子发出敲击铜鼓的声音。象奴把观众的钱收得差不多了,就让大象仰头昂起鼻子,学着敲击铜鼓的响声,发出呜呜的声音来。然后再摇鼻摆尾,向众人致谢。

  上朝时象守宫门

  在上朝时大象列“仪仗队”的场景显然要比驯象壮观多了。姚旅在《露书》中写道,朝会开始以前,大象由各自的象奴带领,有序排列着,依次吃送来的草料。

  一旦钟鸣鞭响,即将上朝,大象便迅速按其爵位高低排列成行,静候百官进入宫内。然后它们将鼻子互相勾连起来,守住大门。看到大象这样的架势,没有人敢越过它们的“防守”闯进去。

  大象发飙

  清末京师不再有象

  《天咫偶闻》中记载,清咸丰以来,因为云南连年战乱,十年间都没有象只进贡到京。到同治七年(1868年),云南的叛乱平定后,缅甸又向清朝进献七只大象。

  光绪十年(1884年),这七只象中有一只突然发起脾气来,甩开牵引的“玉辂”车,跑出西长安门,逢物即碎,碰人即伤。还用鼻子把一个太监拦腰卷起,抛到皇城的墙壁上。

  住在西城的百姓吓得一整天不敢出门,直到当天晚上才将其捕获。此后清廷銮驾不再使用大象,原来的大象也相继死去,后来,京师的象房里就再也没有大象了。

  百姓新宠

  109号院的明星——香猪

  宣武门西大街109号院内,有两只远近闻名的明星香猪。当年的象来街没有养过大象,只是能远远地看见大象走近。如今的109号院内,却养起了名叫“蓬蓬”和“香香”的宠物猪。

  每天下午5点,两只香猪的主人刘阿姨都会带着它们去长椿街的草坪上遛弯。“蓬蓬”和“香香”只要一出院门,回头率准有百分之百。在草坪上玩儿时,总是引来一大群人围观,行人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有一次,“蓬蓬”前腿微蹲,一动不动站在草坪上撒尿,长达近2分钟。解决完内急,它蹒跚跑开。围观的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天哪!它是活的?我还以为是雕塑呢。”

  喝啤酒不在话下

  今年春节,刘阿姨的儿子买了两只小香猪送给她。宠物店的店员再三提醒说,这种香猪每天吃点狗粮就行,最多只能长到雪纳瑞一般大,超不过十五六斤。

  刚见到两只香猪时,它们就和刘阿姨的脚一般大,把刘阿姨心疼坏了。赶紧给它们补充营养,早上吃高钙奶泡麦片,中午用鸡汤白菜拌馒头,煎饼、小饼干、黄瓜等零食更是从不间断。

  “蓬蓬”和“香香”也一点都不辜负主人,拼命长膘,不到十个月,就长到了80多斤。有人说不该给香猪吃那么多,有损体形。刘阿姨却不以为然:“香猪也是猪啊,猪不就是奔着吃来的嘛!”

  不久前,刘阿姨一家人吃饭,一时兴起,给“蓬蓬”喂了点啤酒。谁知它喝起劲了,一口气喝下了3罐啤酒。“香香”正在怀孕中,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蓬蓬”品尝新东西。11月下旬,“香香”就该升级做妈妈了,刘阿姨有点紧张,老早就准备好了几床被子。街坊四邻更是抢着预约要来给“香香”拍照录像,见证这个“痛并快乐着”的时刻。

  撰文/记者 姚瑶 摄/大飞
(责任编辑:奚婷)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