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旅游-搜狐网站
旅游频道 > 航空频道 > 首都机场T3航站楼 > T3最新消息

T3航站楼诞生记:商业时代的大建筑

  一个大建筑的诞生

  花费270亿元建成3公里长,130万平方米的建筑,多少公司参与其中?又是怎样一种组织方式使270亿元在3年时间中高效率地完成这一建筑?《第一财经周刊》记者试图解开谜题。

  商业时代的大建筑

  这个造价270亿元的大建筑,集中了最高水平的建筑科技和节能环保技术,吸引了商业社会中的各种力量参与其中。

  2月29日,经过近4年建设,耗资270亿元的首都机场T3航站楼开始试运行,60多次进出北京的航班将陆续转入T3航站楼内。至5月份正式运行时,将会有400多次航班移入,并在接下来的北京奥运会期间发挥“国门”功能。

  “对于绝大多数来参加或观看奥运会的旅客来说,他们在中国的第一个经历就是在他们抵达新的机场航站楼的时刻,” 西门子负责T3行李处理系统项目的杰夫?马丁(Jeff Martin)说,“我们很荣幸能够成为新航站楼的设备提供商之一,这使我们有机会向全世界展现我们的工程设计优势、先进的产品以及我们作为一家提供‘交钥匙’解决方案供应商的能力。”

  此种兴奋之情不难理解。作为亚洲最大的单体建筑、全球最大的单体航站楼,T3航站楼的新时期大型建筑的特征和作为北京新标志性建筑的意义,在中标项目本身的收益之外,所有参与这个大建筑的公司同时也获得了推销自己产品时所能展示给未来客户的最佳样板工程。毕竟,目前而言,无论就科技还是就环保,还是因其体积而获得的特殊性,中国建筑尚无可出其右者,放眼全球也属罕见。

  在建设人民大会堂和革命历史博物馆等建国初期的标志性建筑时,中国可以以当时特殊的体制集全国之物力人力建设完成,而今,举国共建一个建筑的时代已成过眼烟云,今天的建筑因商业时代而生,并且将注定服务于这个商业时代。

  何其为大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建筑。T3航站楼的设计者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说,T3将成为中国过去20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象征:“它比我原来所设计的任何一件作品都要大,因为中国的什么都大,而且发展的速度很快。英国希思罗机场发展到现在这样的规模用了50年的时间,但北京新国际机场发展到同等规模只需不到5年。中国整个社会正在用十足的能量发生着变化。”

  T3航站楼是座功能性的建筑,但是在中国的官方或者民间的话语体系中,其意义绝不仅限于一座航站楼那么简单,借助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契机,作为全球最大的单体航站楼,它与国家大剧院和央视新大楼以及国家体育场(鸟巢)一起,共同昭告着中国这个历史上灾难深重的国家步入新的时代。

  “这个建筑足够大,大到超出常规概念。” T3中方设计总负责人、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执行总建筑师邵韦平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大”一直是T3航站楼最敏感的问题,在设计方案刚刚公布时,就有人质疑这么大而投资高的建筑是不是北京所需要的。

  这个拥有漆红色柱子、金黄色屋顶的巨型建筑从南到北有3公里长,比整个北京奥运中心区的长度还要长出0.6公里,它的总建筑面积有130万平方米,仅仅其中的停车楼就比鸟巢大两倍。

  “如果我们把T3建小了,那就是一种犯罪。” 首都机场扩建指挥部副总指挥长兼总设计师朱静远直言,此前这位已经64岁的设计师一直担任民航机场建设总公司建筑院院长,“机场的大小和定位有关。首都机场将成为枢纽机场,它每年六七百万客流的增长是很多其他机场二三十年的增长量。建小了,就意味着很快就不能满足运量,分期的成本更高。”

  朱静远说,机场是一地经济增长的晴雨表,航空客流量增长通常是GDP增长速度的两倍。照此,首都机场增长率达15%到20%,如果一开始不往大了建,就得不断地被动扩建,机场将永远是个工地。

  在中国,民航每起降3架飞机,就有1架起降在首都机场,而机场发展的增长似乎永远赶不上客流量的增长。1999年11月投入使用的2号航站楼设计容量为旅客年吞吐量2700万人次,但仅过3年,就再次面临饱和。一个大建筑的诞生就此成为理所当然。

  商业铸就建筑

  首都机场方面预计,2015年首都机场年旅客吞吐量为6000万人次,年货运吞吐量为180万吨。2008年奥运月期间,首都机场的旅客月流量为556万人次,该数字已接近2015年首都机场的高峰月流量。

  要迎接这么多的人,T3号航站楼采用了自动处理和高速传输的行李系统,该系统价值达18亿元,安装了最先进的无线射频身份识别和五级安检系统,可自动识别并对行李进行跟踪、监控,占地12万平方米,线路总长70公里,传输速度最高7米/秒,每小时可处理行李2万件。

  “西门子提出了一个创新的解决方案,包括将原有的两个翻盘分拣机增加到四个,并与西门子特有的高速输送机系统结合起来,”杰夫?马丁说,“这些改进措施不仅能够满足北京奥运会的使用要求,而且能够满足首都机场未来数年的需求,这让西门子最终赢得了这个重要的奥林匹克工程的订单。”

  “在投标过程中,首都机场并不把投标者的价格作为唯一考量因素,并不认为价格越低越好,而更偏好质量优良的产品,我们把最稳定的产品拿去竞标。” 雷士北京区销售主管吴传炎说。雷士照明是国内最大的商业照明企业,在T3航站楼项目中,他们中标餐饮区域的灯光照明,主要的竞争对手是GE、欧司朗等国外照明厂商。

  按照中标方案,除了节能光源,机场照明系统采用定时控制和光线照度控制联动控制的办法,白天客流量大的时段,采用光线感应控制,当自然光照度超过设定所需照度时,关闭灯光,反之则开灯。在夜间客流量较小时则关闭光感,启动移动感应器,有人走动时开部分灯,无人则关灯。据此航站楼的节能效果可达10%以上,每年仅此一项可节能约160万千瓦。

  事实上,航站楼白天的采光基本上依靠自然光,其屋顶被T3的设计者们称作“彩霞屋顶”,屋顶密布的条纹由绚丽的红色向橘黄色渐变,始终指向南北,是航站楼最大的指南针。屋顶采用很多天窗来减少室内照明,同时考虑到日照朝向,所有天窗都朝向东南方向,便于引入好的日照条件,防止西晒。航站楼玻璃幕墙与垂线成15度夹角,这样人的水平视线就不会看到玻璃上反射的影像,同时可以减少外墙吸收非控太阳能,保证室内温度,减少耗能。

  诺曼?福斯特是当今国际上最杰出的建筑设计师之一,被誉为“高技派”的代表人物,他对建筑的民主、生态和科技方面的追求,使他在世界建筑界享有盛誉。他认为建筑设计的根本目的,就在于不断对更少的能量和资源达到更高的生活质量进行追求。T3航站楼严谨地遵守了这个原则。

  在宽大的屋顶下行走,即便走了很远却并不很累,因为几乎所有的路全是下坡路。“我们的设计是让所有的旅客由高向低走,反过来的话就有电扶梯,或是电瓶车。” 朱静远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空调的设计则采用了实现冷气重复利用的空调系统。“空调的风管不是直接由上向下吹的,而是气流都只在人体活动区域。既节能也起到很好的隔热作用。”在她眼里,T3航站楼的功能远比外观重要。

  美的中央空调的标段包括综合大楼、机场酒店等四个配套工程,总中标建筑面积超过37万平方米,中标金额1500万元。美的的中央空调组合方案共采用12台离心式冷水机组和1台冷水螺杆机组,“这个系列产品在能耗大幅降低的同时也可以有效控制冷媒对环境的影响,达到环保要求,是打破国外垄断离心市场的国内首台产品,并为中国市场重新定义了绿色建筑的标准。”美的中央空调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

  现代化机场的高效运行必须依赖于一套先进、完善的信息系统作为后台支持。3号航站楼信息系统总投资11亿元,规模为2号航站楼的3至4倍。杭州华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中标承建了整个首都机场骨干网、安防网络等7套网络,为国际空港搭建了万兆网络,这个网络将承载包括地面运行系统、广播系统、航班信息显示系统、离港系统、行李确认、办公、商业等绝大部分实时关键生产业务和管理业务。

  3号航站楼的航显屏一共有1600多块,是1号、2号航站楼总和的两倍还多,其灵活性也得到了很大提升,登机口的工作人员可以在指定航显屏上自行发布一些临时消息,比如大面积航班延误时利用此平台告知旅客一些餐食安排、天气情况等。这些显示屏来自于北京的利亚德公司,标的额为980万元。

  利亚德市场部孙牧说:“利亚德做显示屏在国内是比较早的,在产品质量上面早就没有问题,况且利亚德原来做过机场航显系统,对于机场交通显示屏项目来讲,经验很重要,因为安检、边检等各环节需要对接的地方很多,必须技术过硬。” 除了航显系统,T3运营创收性的广告显示屏也都来自利亚德。

  设计者的建筑

  “建成T3可以说是困难重重,定方案、征地、设备采购……每走完一步,都觉得不可想象,”朱静远参与了从最初选定中标方案、征地拆迁到最后验收T3航站楼的全部过程。“最困难的就是工期紧,一个270亿元投资的超大项目只用三年零九个月的时间,这在国外把时间翻一倍也不一定能做到。”

  “但是在国外,设计师一辈子都遇不到这么宏大的项目,我在民航机场建设总公司呆了一辈子,在该退休的年纪能加入到这个项目,真的很自豪。”他说。

  邵韦平说:“工艺很复杂,比如因为很大就要留很多结构缝以满足变形的要求;比如要保证通透,就不能让多余设施放在建筑里头干扰效果。”

  首都机场扩建指挥部的所有管理人员加起来只有108名,是同等规模工程管理人员的一半。为了提高效率,在这三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所有的中外设计人员都集中在机场宾馆里。他们把宾馆的会议室甚至食堂都改造成设计室,每天昏天黑地地工作。首都机场原有2号航站楼的设计图纸有5000多张,而3号航站楼的设计图纸总共有近10万张,足以堆满一座库房。

  T3室内总设计师、北京建工装饰公司俊瑞工作室的李俊瑞说:“美国驻华使馆国际学校的Chark在中国呆了很多年,他曾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北京?我说长城?天安门?他说这不是具体的北京,当我下了飞机,坐上出租车,听到司机怀里的蛐蛐声,北京人的悠闲自得的劲儿就出来了,这是别的城市的人没有的。”他说。

  因为他的手笔,T3航站楼的室内设计颇具中国古典风格。“皇家园林、苏州园林以及很多中国元素都会在T3的室内设计中体现,购物是在皇家园林里边。能看见毛竹秀林、水、瀑布,回廊。在你离开中国的时候也能感受到东方文化。”

  “我们的设计师来自五湖四海,机场设计中标了,但这些人还都从来没有坐过飞机,因为他们告别家乡的时候是坐火车来的,为此我还安排他们特地出一次国,感受一下那种到了一个地方下了飞机的感觉,感觉一下机场。”李俊瑞说。

  来自湖南的工人徐强也从来没有坐过飞机。记者2007年夏末在T3工地上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收拾行装打算搬到另一个工地上去了。“以前只在电视见过飞机,这回可算看够了,光听声都能分出飞机大小来。”徐强显得有些腼腆。每天都会有无数架飞机在他们的工棚上方飞过。但最困扰他的是屋子里那些“小飞机”,“这边的蚊子太厉害了。”工期紧,他和他的工友们每天都要干10个小时,但徐强对他每月近2000元的工资很满意。

  “我很喜欢T3航站楼,现在T2航站楼的旅客休息室很拥挤,但在T3我们的休息室就有足够大的空间,它让我们的顾客处于更舒适的环境,同时也就使我们的工作环境更舒适,”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地服工作人员韩军说,国航将全面负责T3的地面服务。3月26日零点,国航(CA)将与汉莎航空(LH)、美联航空 (UA)等20家航空公司一起开始在T3航站楼运行。

  “北京是世界上发展最快国家的首都。据估计,世界上每年出产的一半水泥和1/3钢材都被中国蓬勃发展的建筑业所消耗。”英国《观察家报》记者德扬?苏吉奇在自己的北京游记中写道。如今无论在北京何处,建筑工地上黄色的吊车和裸露的钢筋都是最常见的景色。每个工地都像一个中世纪战场,成群结队的“战士们”围在一个巨大的起重机旁挥汗如雨地工作,飞扬的尘土使他们的身影显得有些朦胧。

  于是,在这个时代里,无数地标式的建筑崛起。英国《泰晤士报》不久前报道的世界范围内正在建设的十大“最具雄心”的建筑工程中,北京就有奥运主会场、央视新址、首都机场T3航站楼上榜。“这些建筑工程大都规模庞大,让人过目不忘,最重要的是,这些建筑将改变的不仅是建筑史而是这个世界。”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