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旅游-搜狐网站
旅游频道 > 人文地理 > 人文历史

走近被遗忘的沙人 感受神树林祭山仪式

  文章来源:《写真地理》杂志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槽子隔绝的沙人世界与平静的田园生活

  越野车在盘山的小土路上颠簸着,拉着一条长长的黄尘尾巴。山上几乎没有树林。即使是在春天的上午10点,温热带河谷槽区火辣的太阳还是把回家的龙庆乡干部刘师晒得昏昏欲睡。 槽子的形成,是四周的高山经过多年风吹雨打,山上的土随雨水冲积到山脚,形成相对平整的一片地貌。如此天然的环境往往把沙人的生活与外界隔断。与之为邻的,通常是山腰的苗族、瑶族,或者是山顶的彝族。

沙人依山傍水而居,以热爱水、擅长种稻、勤于耕织而著称。刘师的家乡拐村,正是这样的一个沙人寨子。

  倾斜的山体,被沙人开发成拾级而上的梯田,这一片梯田养活了至少两个寨子的沙人。山脚下的寨子叫下寨,而山腰上的,就叫上寨。穿过槽子的农田,顺着一条拖拉机路一直向上,就可以进入下寨。不是农忙的季节,女人们通常都在寨子口的山体上纺纱。沙人女子都好纺织。42岁的梁龙仙就是这样一个纺织能手,纺、织、染、绣样样精通。“过完年到栽秧前的农闲季节,梁龙仙可以织一匹布呢。”在边上绣花的妇女说。然而,即使是现在,织布机也只是少数富裕的沙人家庭才用得起,而更多的妇女是用原始的手工纺织:一个妇女把线排缠在腰间,而线的另一头用大石头压着,另外几个妇女则在两边忙着穿梭,就算是使用这样原始的工具和技术,沙人女子依然可以织出图案美丽的花布。

  一些布织完了需要漂染,于是在河边就有了专门做漂染的工坊。支几个土灶,放上几口大锅,把染料和布料放进去煮,同时得不断搅拌——这个工序需要体力,往往由男人来承担。38岁的梁瑞强是这个漂染工坊的主劳动力,专门负责这个工序。布匹漂染完了,工坊的姑娘们就把布拿到河水里漂洗,然后在岸上支架子晒干。坐在草地上抽水烟休息的梁瑞强说:“布晒干了就可以拿去卖了,赶集天活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染20多匹布。”在工坊另一边的树荫底下,梁瑞强的女人和姐妹们在认真地绣花,而他们几岁大的孩子则在一边玩耍。

  这片槽区唯一的小学就在离上寨不远的一个山坡上,有些孩子上学得走十几里的山路。即使是周围沉重的大山,也压抑不了孩子对知识的渴求,而他们坚强的眼神背后,却又是连绵不断的大山。夕阳下的这一群孩子,放学后不是去玩游戏或者做作业,更多的时候,他们得下地帮大人干活。

  刘师家的大黄狗威严地站在田埂上僚了望,放学后的大侄女正在旱地里头帮妈妈收土豆。刘师的哥哥在不远的水田里耙地,过几天祭了山就要栽秧了,现在得把田养好。上寨与下寨的梯田,都要靠上寨山上的泉眼冒出来的水灌溉。沙人在水利灌溉技术方面已经掌握了很高的技术。他们用水渠把生活用水和灌溉水严格分开。由于对水的崇拜,在泉眼的地方立了神位常年供奉水神,而这块神圣的地方,女人是绝对不能涉足的。

  在古树参天的村口,一群女人在储水池边洗汰。母亲见到返乡的刘师后,麻利地把衣服收拾好,叫边上的小孩到地里叫回刘师的哥嫂,便兴高采烈地领着儿子回家。刘师的弟弟新婚不久便带新媳妇到广西的北海打工,媳妇有喜后就回家养孩子,而弟弟却继续在外面打工养家。实际上,寨子里大部分会说汉语的壮劳力都像刘师的弟弟一样外出打工了,留在寨子里的,通常都是妇女和老人,很多家庭要团聚一次非常的不容易。刘家今天算是一家团聚了——尽管家庭成员还差一个。嫂子麻利地打扫了堂屋,抓了一只鸡就进厨房忙去了。

  山里的老人对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奢望,他们期望的,往往就是孩子们有出息,过年过节的时候,能回家吃饭已经是很幸福了。在刘师家的餐桌上,父亲激动地说:“就差幺儿就团圆了,今年的祭祖,咱家该是人丁兴旺了。”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