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旅游-搜狐网站
旅游频道 > 航空频道 > 产业新闻 > 航空公司 > 国内航空 > 中国国际航空

搜狐航空专访:圣火境外路中国国航机长

嘉宾:(左)、(右)
嘉宾:国航飞行总队330大队的机长申建明(左)、国航飞行技术管理部李华(右)

    >>视频:搜狐航空频道专访国航圣火号机长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搜狐航空频道,我们今天采访的是执行圣火号境外飞行任务的两位机长,首先请机长自我介绍一下。

  申建明:大家好,我是国航飞行总队330大队的机长申建明。

  李华:我是国航飞行技术管理部的李华。

  主持人:这两位机长都是这次执行圣火号任务的机长,我们首先请机长谈一下这次执行圣火号有几套机组?

  申建明:这次执行奥运圣火号境外传递任务的一共是两个大的团队,这个团队里包括了飞行、乘务、机务、通信还有跟飞行运行保障有关的两个团队里应该是都涵盖了,两个团队还各有一个领队,这是国航的。一个是中航集团的副总经理王总,还有一个是国航的总飞行师高总担任领队任务,确保这次境外传递。机组也和传递一样,也在几个地方更换机组,因为这次传递的任务在境外单机境外时间最长,达到33天,距离一共是飞了9万8千公里,也是中国民航有史以来也是国航承担所有的专包机任务里面境外飞行时间最长、境外飞行距离最远,以前都没有出现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天数在境外传递的情况。

  主持人:具体说到机组,我不是说大的机组,您具体执行飞行任务的机组,由我们这次执行圣火号有几个机长?几个副驾驶?整个机组是多少人?

  申建明:我们两套机组,一套机组六个人,两套机组一共是12个人,其中有10名机长,还有两名国航的通信专家,这两名通信专家以前都是多次执行国家领导人专机任务,对于境外南美、非洲他们以前去的比较多,经验相对比较丰富一点。

  主持人:李机长,像执行圣火号的话,对于机长的飞行时间、飞行资力当时挑选飞行人员进入圣火号的时候有什么要求吗?

  李华:我想要求首先是技术过硬、经验丰富,并且从个人愿望包括政治方面要求非常优秀的机长。

  主持人:您能稍微介绍一下您的简历吗?您飞行过多长时间,驾驶过什么机型,现在拥有什么执照,飞国际航班的时间有多长?

  李华:我跟申大队长相比来讲要年轻很多,但是我个人也有一些经验,我也飞过波音的比如737、777,空中客车是320系列的和330系列,330是从06年被国航引进,同时我跟申建明大队长有幸作为第一个组把第一架330接过来,这次能够飞圣火号但是很遗憾没有跟他在一个组。

  主持人:你们正好是两个机组?

  申建明:对,我们这个组执行第一段和第三段。北京—雅典—北京是接火炬,从29号开始到31号回北京由第一个组执行,正式的火炬境外传递开始是他们第二个组执行的,我们中间从旧金山开始飞了一段飞到曼谷结束,主要的这些境外传递天数比较多的应该是他们这个组在境外执行传递任务。

  主持人:申大队长能稍微介绍一下您的飞行经历吗?您现在有几个机型执照?

  申建明:我从83年进入航校,从87年加入到国航,曾经以前飞过737、767、777,现在是320和330,现在总飞行时间是一万七千小时。

  主持人:国际航线的飞行时间呢?

  申建明:国际航线飞行时间其中有一万多小时,320、330两个执照。

  主持人:李机长呢?

  申建明:一样。

  主持人:一个正常执行任务的机组咱们在圣火号上是六个机长完成任务是吗?

  申建明:五个机长还有一个报务员。

  主持人:平时正常的航班飞行的时候已经没有报务员了对吗?

  申建明:如果国内航班通常是一个机长一个副驾驶就可以完成正常的航班任务,这次属于境外的时间比较长,而且中间航段比较多,每个地点基本是一天就到下一站,这次国航为了境外传递的安全,我们是五个机长,没有副驾驶。

  主持人:全是机长教员还是机长?

  申建明:全是机长教员。因为机长教员的经验,所遇到的情况相对来讲飞行时间越长经历越丰富,处理各种情况的能力更强。

  主持人:能向我们一般的公众稍微解释一下副驾驶、机长、机长教员在民航界有什么区别吗?

  申建明:李华是我们国航飞行技术管理部的330和320机长检查飞行教员。

  主持人:一般公众不太明白机长、副驾驶,驾驶舱里面坐的都是干吗的。

  李华:我简单地说一下,作为一个飞行员来讲,作为民航运输企业从航校一毕业,首先被训练成为一名副驾驶,那么经过几年的飞行积累航空公司会选拔优秀的副驾驶将他训练成为机长,又经过几年的飞行积累以后航空公司会再次在优秀的机长里面选拔飞行教员,那么这些飞行教员的主要任务就是来训练新的副驾驶和升级为机长的副驾驶也就是新机长。这个基本上就是三个级别的区别。飞行教员从是机长里面级别最优秀的机长,这是肯定的。

  主持人:驾驶舱里面我们左右应该是左右舵怎么分工机长和副驾驶?

  李华:正常的民航航班是由双人制驾驶,一个机长一个副驾驶,一般来讲机长都坐在左边,并且负责起飞、落地的操纵和安全,副驾驶坐在右边。当副驾驶接受训练的时候左边坐的肯定是飞行教员,但是左边如果是正在训练的机长那么飞行教员负责坐在右边。作为圣火号来讲我们所参与的都是我们的优秀机长教员,我们所有的人都胜任任何一个位置,为了保证火炬接力的顺利和安全,所以国航在这方面是不惜代价的。

  主持人:我看圣火号每停留一个地方飞过去停留一天然后实际上载着圣火号飞行,机组的劳动强度是非常非常大的,飞行时间结束之后落地可以休息吗,还是准备圣火号传完在当地的飞行。

  申建明:正常我们到每个地方结束以后,主要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协调第二天我们在起飞前所需要的这些保障,所有这些东西落实好,然后就可以到宾馆休息。在飞行前我们机组和乘务组所有的空乘人员需要做认真细致的准备,针对今天要飞的机场需要准备哪些事情开一次机组会,所有的事情安排协调好。

  主持人:执行圣火号的时候每一段飞行之前要特别注意什么?要准备什么?

  申建明:飞行准备比较多的相对像我们的静离场,起飞、落地阶段,包括地面的环形路线,包括航线,还有相应的我们在航线上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应该怎么去做,这些预案在飞行前要有详细细致的准备。

  主持人:这都是起飞之前两个小时要做的工作?

  申建明:因为我们这两个组12个人从飞前大概十天左右,所有的飞行员全部停下来,针对每个机场每个航展做了准备,每个相应的航段起飞前针对今天要飞的任务只有两个机场,可能飞行的时间和飞跃的国家,针对今天所要飞的航线再进行细致的准备。

  主持人:在整个飞行过程中哪些部分的飞行难度最大?两位机长能介绍一下吗?有什么特别深刻的感受在飞行这部分。

  申建明:作为我们这个组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从非洲的卢旺达到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这一段在我所飞的航段里面印象是比较深刻的,一个是从卢旺达起飞之前我们先飞了一个行段从阿根廷的飞到卢旺达,在卢旺达技术经停两个小时,又从卢旺达起飞基本上是横跨整个非洲大陆到达累斯萨拉姆,这一段给我印象比较深刻。一个是非洲整个相对在飞行还有通信、导航保障方面相对其它地区要落后一点。第二个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这个航段上雷雨比较多,我们基本上四个多小时的航程几乎没有沿着我们原来预定的计划,原来我们有一个飞行计划,有一个预定的航路,几乎没有在这个航路上飞过,因为天气不停地在左边、右边,跟底下的管制人员取得联系,需要绕飞,需要取得他们的同意批准。这个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主持人:这个难度加大很多。

  申建明:作为飞行员来讲,相对这一段的劳动强度相对大一点。

  主持人:您不能用自动飞行驾驶仪飞行,始终要机长操作?

  申建明:自动飞行是可以用的,像管制方面相对比较落后的话主要没有雷达,不能看到所有的这些飞机会不会有冲突,所以可能相对来讲指挥各方面相对比较落后一点。第二个是天气的状况,整个非洲大陆我们飞的那一段,当天天气雷雨比较多,正好有一个系统天气,基本绕的时间比较长,需要飞行员比正常各方面通信比较好、天气比较好的时候这种强度相对就小一点。

  主持人:李机长呢?您有哪一段飞行感触比较深刻?

  李华:我从北京飞出去经过了……

  主持人:大部分人认为是您这儿执行的。

  李华:我有那么几个地方感觉还是比较深刻的。

  主持人:您飞行从北京开始,哪段是您的?阿拉穆图到伊斯坦布尔、圣彼得堡、伦敦、巴黎、旧金山。

  申建明:从旧金山开始我们这个组去执行。

  主持人:南非这些都是您执行的,到曼谷执行,李机长接组从吉隆坡、堪培拉、东京,这边稍微好一点,亚洲国家稍微好一点。

  申建明:我们这个组主要实际上是从北美到南美,南美到非洲。

  主持人:那条航线是不是更陌生?

  申建明:相对这个航线飞得更少一点,因为国航没有正常的航班执行这些航线。

  主持人:机长感受最深的?

  李华:感受最深的几个地方,一个是从伦敦飞巴黎,一个是航线比较短,另外遇到了风、云、雨、雪,当时的气温岭上六度,但是下着鹅毛大雪,外部的气侯条件不太好。

  主持人:咱们正常情况下这种航班是不是不飞了?

  李华:在能见度允许的情况下,风没有超极限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可以飞的,但是毕竟我们携带火种,所以压力更不同于一般。另外同时由于火炬传递在伦敦遇到了干扰,代表团的情绪也对我们有间接的感染。我们又觉得重担在肩又更重了一点儿,所以当时飞到巴黎落地以后感到踏实一点儿的时候,对这一段确实有比较深的感触。这是一个。第二,从巴黎飞冰岛,在冰岛再次起飞往旧金山飞的路途当中我看到了极光,这个极光正好在我的正上方,就像如幻如景在空中飘,这种感觉超乎想象。

  主持人:您是第一次见到极光?

  李华:因为我们从来没有飞得那么靠北,正常的航班不会飞得这么靠极光,平常我们能够看到极光是远远地看,当时看到极光是在极光的正下面,非常近。然后极光在天空中变换速度非常快,一会儿像屏风,一会儿像云彩,一会儿又像动物,搞的我也是思绪万千。

  主持人:不会您最后思路都开小差了,影响驾驶。

  李华:这倒没有。我们肯定还是首先要保证飞行安全。还有一个后来我们最后一段从曼谷接到申大传递给我们的火种以后,从曼谷飞吉隆坡,我们虽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但是非常多的点都发生了紧急的改变。那么这种变化我们也是做出了非常快的反应,但是我们感叹超过90%的点都变了。

  主持人:飞行的时间我们原来预计在哪儿停留的时间?

  申建明:原来地面准备的时候有一个飞行计划,从哪一点飞哪一点,由于其它原因临时飞的过程当中进行了一些改变,没按照原来预计的航路去飞。

  主持人:这样实际上给您的飞行压力更大,机长有一些东西必须临时做出反应。

  李华:通过我们团队的合作,终于把那段完成了,但是大家都心里发出了这样那样的感叹,这是第三个地方。

  最后一个地方从香港飞澳门,飞行的时间特别短,一共10几分钟20分钟。

  主持人:您爬升起来就应该落地了。

  李华:基本马上就要落地,虽然这么短的航路,我们还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来准备,提前两个多小时三个小时到了机场,把所有的东西、资料、飞机包括地面检查、飞行前准备一直到实施一点不落全部都要做下来,为了保证这十几分钟的飞行安全紧锣密鼓,而且是快节奏再快一倍的感觉。这是我四个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从飞行经验来讲的话,我比申大要少五千小时左右,但是这次这四点给我的印象非常得深,是我飞行生涯非常好的经验。

  主持人:您二位执行完圣火号回来之后可以休息了吗,还是投入到后面的飞行任务?

  申建明:我们所有的执行圣火号的飞行员回到北京以后只是经过简单的休息,民航局有一些规定最少休息十天,然后绝大部分都已经很快投入到公司其它的正常航班生产,受到更新的飞行任务。

  主持人:现在救灾的任务您是执行吗?

  申建明:我是5月12号执行了一班北京到成都的飞行任务,地震当天。

  主持人:救灾当天成都的机场很快就关闭了,您是恢复以后……

  申建明:我们是恢复以后第一个去成都落地的机组。

  主持人:李机长呢?您最近……

  李华:我最近也是经过简单的休息以后就开始投入到工作当中,我们有很多航班任务,包括飞行员的训练包括一些手册的生产编纂,到现在来讲没有真正好好休息过。

  主持人:咱们今天的采访就到这儿,谢谢两位国航的机长,也谢谢搜狐的网友,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高阳)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申建明 | 李华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