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旅游-搜狐网站
旅游频道 > 航空频道 > 产业新闻 > 航空公司 > 国内航空 > 中国国际航空

搜狐航空频道专访执飞圣火号国航机乘务长

  搜狐航空:大家好,这里是搜狐航空频道,现在我们请到了执行圣火号任务的乘务组讲讲他们在境外执行圣火号当中的经历和他们本身的一些情况。首先让我们认识一下今天访谈的三位嘉宾,第一位是国航乘务长傅雅丽,这位先生是国航的乘务长阎开,国航的乘务长成振华,请你们跟搜狐的网友打一下招呼。

  付亚俐:大家好,很高兴能在搜狐上跟大家见面。<<视频:搜狐航空专访国航圣火号航班乘务长

  搜狐航空:乘务乘务长能先介绍一下你们三个人各自的背景和怎么才能成为一个乘务员,如何才能成为圣火号机组的乘务人员呢?

  付亚俐:我个人的情况想跟各位网友沟通一下,把我们的距离拉得更近,我是1988年加入到国航参加空中乘务这个职业的飞行,91年正式选派到专机部进行专包机飞行。

在2004年我通过领导的信任和选拔开始在专包机上做主任乘务长的代飞工作,所以我的整个飞行生涯在我们客舱部的四千多乘务员里面我个人感觉是属于中层的乘务员吧,还有一些前辈,我的经验也不是非常得丰富,但是通过这次火炬接力的传递,在我个人的业务技能上和我的感情和精神世界上我觉得都是一个升华,而且是一个很高的升华。

  程振华:我叫程振华,也是1989年开始参加飞行工作,从94年比傅雅丽乘务长晚几年开始参加专包机的飞行任务,这么多年了,经过自己不断的努力,在工作上取得一点点成绩,在06年底的时候民航有一个全民航的技能大赛,我也非常荣幸参加了这个比赛,所以在服务技能各方面相对来讲比一些年轻的乘务员可能还经验丰富一点点,所以非常荣幸被选到奥运火炬传递的航班上。

  付亚俐:我来补充一句,技能大赛的冠军,我们客舱的NO.1。

  搜狐航空:技能大赛的冠军是什么概念?是全民航吗?

  阎开:这个我来补充,因为我跟成振华一起参加的,这个是全国民航搞的一次岗位大练兵,同时也是一个认证工作。因为乘务员这个职业从出现到现在以来它的岗位标准一直都是到高级,这个高级是一个职称,而这次出现了技师,跨出一大步,对于乘务工作这么多年以来逐渐成形的一种认可,所以我跟成振华乘务长我们两个一同参与到这个大赛当中,并且获得了全国民航首次认证一百个技师称号。在全国民航所有航空公司所有的乘务员当中,第一批只有一百个获得这个称号。而我们的成振华非常非常不容易,她拿到全国第一,可以说她是全国乘务员的第一名。

  搜狐航空:现在乘务员的职称有多少种?基本概念是多少种?

  阎开:初级、中级、高级再加上技师。

  搜狐航空:技师相当于我们一般说工程师是高级工程师类似这样的概念?

  付亚俐:对,很恰当的比喻。

  阎开:在乘务工种里面的最高级别。

  搜狐航空:一共有多少乘务员?

  阎开:国航我知道就有五千多人。

  付亚俐:三大航空公司南航、东航和国航加起来已经上万个乘务员了,这还是三大航空公司,还不算小航空公司。

  阎开:这个是对我们业务方面技能方面的一种认可,所以这个也可能是,我不知道领导在选拔的时候会不会考虑这方面,我相信会考虑到。因为我们这次的乘务组的选拔都是我们的客舱部的总经理一个一个挑出来的,精挑细选挑出来的,所以在工作当中配合上面都是在一起非常协调,而且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大家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在业务和能力方面都是非常高的精尖,这一点让我们非常自豪。

  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飞行已经有18年了,从1990年开始飞行。92年就开始执行国外领导人的专包机的任务,到94年左右开始执行国内的领导人的专包机任务。在历次专包机飞行任务当中我也有过一定的经验,再加上这次执行圣火号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荣幸。我在民航工作了18年以来,我认为业务方面能够达到一定的标准,在这次圣火号当中我是作为普通舱区域的乘务长负责普通舱客人的协调和对普通舱区域乘务员的管理工作,这是我的一个基本情况。

  搜狐航空:这次咱们圣火号执行任务的乘务组一共有多少人?是两套机组吧?

  付亚俐:一共22人,一套组是11人。

  搜狐航空:你们这次用330飞,11个乘务人员在机舱当中怎么工作的呢?

  付亚俐:11个乘务员是这样分配,我们这个飞机分公务舱和普通舱两个舱位,公务舱是四个乘务员,那么另外在普通舱是七到八个乘务员,但是舱位规定是这样分配的,但是实际圣火号服务操作过程当中我们已经跨过舱位和级别的区别了,哪儿需要就有乘务员挺身而出。这些乘务员可以胜任普通舱和公务舱的工作,他们在航班上最年轻的也是头等舱乘务员以上的资历资格才能参与圣火号传递的工作。所以刚才严开乘务长说了,都是我们的服务精英。

  搜狐航空:这次22个人全部都是主任级乘务长?

  阎开:是这样的,圣火号本着的原则,在我当乘务员的时候,国航老的乘务员告诉我,飞机上分工不分家,这次圣火号更能体现这种精神,首先选拔出来的既然说是精英,那么他们的所在原级别肯定高于他在圣火号中干的工作,比如我们三位全都是主任乘务长,如果在普通航班当中我们三个永远不可能碰到一起的,但是在圣火号上面有这样的分工,像傅雅丽就是主任乘务长去代班,我作为普通乘务长要管理后舱的工作,几个乘务长级别的乘务长可能到后厨房当普通乘务员,在普通舱工作的所有人都是我们的两舱乘务员,他们也是在降级。在圣火号上面工作的乘务组里面都是在降级使用,这个降级是为了全面提高我们的服务水平,让我们的代表团团员能够享受到更高一级的服务,在这方面大家没有任何怨言没有任何想法,把自己所有的服务经验还有一些技能完全发挥出来,保证服务的顺畅。

  搜狐航空:你们三位是一个机组的还是两各级组的?

  付亚俐:我和严开是一个机组,成振华是一个机组。

  搜狐航空:正好在不同的机组执行任务。那你执行的是哪段?是跟着机长执行的任务走的吗?

  付亚俐:成振华是跟申建明机长走的。我们是北京—阿拉穆图一直到旧金山,第一棒到这儿,4月1号到4月9号,第二棒从曼谷再上来直接到三亚完成整个境外传递的任务,一头一尾吧我们这个组。

  阎开:我们所跨的基本就是欧洲区、北美区、亚洲区、大洋洲整个这四个洲。

  付亚俐:还有特区澳门和香港。

  阎开:他们是南美和非洲。

  搜狐航空:大家都很关心在两舱正常的舱位圣火到底放在什么地方,先给大家描述一下圣火到底放在什么地方。

  阎开:我非常形象地给解释一下,再让我们的乘务长给大家讲。大家看到这架飞机就是我们的圣火号,现在看到也非常亲切。我们的火炬有一个火种灯是在这个位置,可以看到这是第二个舱门的位置,有一个壁板,这个整个是公务舱,在公务舱的第二个舱位前面这块紧捱着右边第二个门的壁板设计了一个金属的支架,火种灯就在这里,我想拿这个飞机肯定更形象一点。至于她们有什么故事和描述由她们两位来完成。

  付亚俐:这个火种灯的支架我曾经跟奥组委的护卫队的人员做过沟通,这支架是奥组委特意要求国航来做的,事先安上的,而且我们做了一个提前的按圣火灯的重量做了一个提前的预演,确保圣火灯在飞机上的安全,这是一点。

  另外圣火灯安排的位置也是有它的道理,一个是它的位置是公务舱的第二个区域舱的第一排,一个体现它的位置非同一般,放在第一排,另外第一排比较宽敞,方便护卫队的人员进出不碰到火种灯。这两点的考虑当然也是为了方便他们看护火种灯,他们与火种灯之间的间距大一些,他们休息或者进出的时候更加方便一些。

  另外从机务的角度来考虑,从安全系数来考虑,放在这个位置上也是便于如果说飞机上出现紧急情况,这个位置也是很好的一个保护火种灯的位置。它离我们的术语R2门飞机上第二个侧门,英语是RIGHT,离飞机的第二个门很近,大概不到10—15米的距离,基本从方方面面的考虑把这个火种灯取这么一个位置,是飞机上的保险库吧,最好的位置,最安全的位置。

  程振华:经过全面考核还有技术含量这些。

  阎开:而且这个火种灯就像刚才申大讲的,安装在我们的飞机上也是非常不容易的,需要取得那么多国家的认证,首先是中国民航总局,能够把火种安放在飞机上,国航在地面保障人员也做了很大的努力,而且他们在先期试飞的过程当中要求火种灯先期参与试飞,保证飞机运行过程当中不出现任何问题。圣火的安全在任务之前就已经开始涉及到了。

  搜狐航空:除了你们要保证圣火的安全以外,对于乘务组来说更艰巨的是后面慢慢一舱的客人,而且你们一直在执行飞行任务,比一般的民航正常执行任务飞行一天休息一天。

  付亚俐:基本上是,按照你的空中飞行时间来断定你的休息时间。

  搜狐航空:这次执行任务连续执行多长时间任务才能休息?

  付亚俐:我们最多中间,比如说从巴黎飞到旧金山,我们中间技术经停了冰岛,整个飞了24个小时差不多。我们穿上工作服离开酒店开始,基本上是一圈时间,这种超大负荷的工作量是一般航班上没有的,这次比较有特点基本是昼伏夜出,几乎对于飞行员来说对他们的飞行是一种考验,都是夜航飞行,我们乘务员夜间提供更细致的、更特殊的、更灵活应变的夜航服务,这是不同的。

  阎开:这个是对乘务组的一种考验,对每个人都是一种考验。刚开始飞的时候我曾经有一次37个小时没睡觉,到最后已经睡不着的。

  搜狐航空:37个小时不睡觉那不就晕了?

  阎开:我们在20多天我们这个组执行的天数最长,20多天里面光时差就换了十多个,基本在那儿不断调整,所以有的时候人疲惫到了一个极点的时候往往会睡不着觉,头疼或者是怎么样,对于身体各个方面都是一种考验。我们经停最短的一站是停了20个小时,这一站在平壤,我们早上飞机提前四到五个小时,晚下飞机两到三个小时,把这个时间去掉以后,到酒店以后还要有吃饭的时间,所以休息时间里面就很少了。

  程振华:大家都是靠一股气支撑着。

  搜狐航空:换句话说,你们那么频繁换时差自己都换晕了。

  付亚俐:但是乘务员的调节能力很强的。

  阎开:圣火号回来倒是一个最大的难题,任务执行完了反而回来这几天就一直没睡醒过,一直有点不适应了。

  付亚俐:24小时都在睡觉,整个就是想把觉补回来的感觉。

  程振华:到了酒店有的乘务员不吃饭,今天到那儿到明天快走了才起就这样,也挺累的,因为在飞机上不同于以往,以往航班我们在开完餐以后有一个轮流休息的时间,大家有值班有休息的。在这个航班上大家为了保证安全保证服务这种时间缩的很短就是轮流吃饭的时间,轮流休息基本就没有了,从头到尾一直盯着。

  搜狐航空:乘务组只要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间,乘务组始终在工作的状态,只有落地了……

  程振华:落地了我们还要继续其它航班没有的清洁卫生,其它航班我们没有这项工作。

  搜狐航空:这次圣火号所有的客舱清洁是你们自己在做是吗?

  程振华:所有的专包机都是这样的。

  阎开:我们这次执行的比专包机还要严格的制度,来保证圣火号的绝对安全,可以说所有的与圣火号任务无关的任何人员都不可以登机,所有的工作由我们乘务组全部接过来。您肯定也经常坐飞机,到了一站之后清洁工上来会打扫卫生。我们承担了所有的地面的工种应该完成的工作,都由我们自身来完成。卫生都是自己搞,包括客舱内的洗尘,包括换垃圾都是自己搞。餐食应该由餐食公司来承担,但是也都是我们自己从清点到检查餐食的质量到确认餐食的安全都是我们自己在做,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无形当中劳动量就增加了好几倍,因为这些东西是既需要细心也需要力气的,比如那些矿泉水检查完了,它的人员不能上飞机就要靠我们自己一箱一箱往上搬。在我的博客里面也有小女孩摞盘子,一百多米的盘子自己往抱。

  搜狐航空:原来有餐食车上来?

  阎开:对,现在餐食车只能接到门口,进入飞机必须要乘务员自己来管理了,所以在这方面工作量肯定是很大的。代班傅主任乘务长她心里最知道,每一航段好几百份餐食热食,再加上好几百瓶的矿泉水,完全是靠我们乘务组自己来搬运的,这一点是关键。

  搜狐航空: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故事在你们的飞行过程中?

  付亚俐:我们三个都有,我想我们三个一人说一个。可能每个人的花絮都不一样,出发点也不一样。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们乘务组从出港的时候做了非常细致的准备,严批乘务长把每个代表团的生日都给记录下来,只要是在飞机上的,我们一个一个都不会放过。

  搜狐航空:后面整个乘客是换了吗?

  付亚俐:中间环的很少,主要是赞助商,比如像可口可乐公司和三星公司他们中间有一些换,但是政府机构职能的一些人基本上不换。

  搜狐航空:我们这架飞机原本能盛多少乘客?

  付亚俐:251,我们现在是140左右,有时候不到140,有时候130多,有的地方就下去了。为什么突出生日这一点?我们考虑这次飞的时间比较长,而且代表团我感觉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因为这是百年盛事,毕竟对于代表团来说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第一次境外传递,大家的心情应该是同样的吧。所以我们想通过生日给大家做一个调剂,一是感情上心理压力上的调剂,更主要的让客人在飞机上找到一个家,找到背后的祖国,祖国人民都在关注着这次境外传递,让大家心里上有一个火花有一个共鸣。那么通过细致的准备,我们首先过生日比较让我们印象很深的就是蒋主席的生日,他是在4月8号旧金山落地之前北京时间才到4月8号给他过的生日。当时有一种境外传递的条件不很乐观,我们之前那站是巴黎,再往之前是伦敦,这两站各种境外的势力都不稳定,所以给代表团的情绪造成一方面负面影响吧。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也跟代表团的领导张明主任做了一个沟通,通过蒋主席的生日,最主要是给蒋主席过生日,通过他的生日我们能不能把代表团的情绪做一个转折吧,虽然说我们有低谷但是希望我们有高潮,这只是暂时的。张明主任非常高兴,很高兴地同意了我们的建议,在我们积极筹备之下,我们在旧金山在食品公司给蒋主席订了一个生日蛋糕,同时配备了六根飞机上专用的很安全的蜡烛,这种蜡烛有时候是其它航空公司也有在飞机上过生日,有的可能客人不知道会问,你们飞机上怎么可以点蜡烛呢,明火是不可以的。我们这种蜡烛是特制的比较安全,是专门给飞机上客人过生日用的。同时我们乘务组经过大家的共同讨论积极的筹备,我们严开乘务长是主筹备人,我们准备了六只红色的特制蜡烛,准备了六杯红酒、六杯香槟酒,用红色的餐巾纸和红色的可用的稠带把头等舱的饮料车也叫吧车都装扮得非常喜庆,随着我们头等舱灯光的熄灭,我们六根蜡烛的点燃,在烛光中我们把蛋糕推出了厨房,蒋主席坐的位置是一排AA,那个是VVIP的位置,它跟厨房只是一帘之隔,掀开帘子推到他的身边,同时我们九个姑娘两个小伙子同时为蒋主席唱起了生日歌,当然还有代表团的成员也一起唱起生日歌。在这时候通过昏暗的蜡烛灯,我们都感觉到蒋主席很激动,热泪盈眶。这种感觉也感染到我们每一个机组成员,因为当时我们感觉到蒋主席这种特殊的表情确实是特殊的圣火号传递上才有,他是喜极而泣,但是前几站工作上对代表团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压力,可以这么说。我们受感动之后都跟着掉下了眼泪,当时蒋主席也很激动,把蜡烛吹灭以后半天就向我们乘务组致谢,首先感谢乘务组和代表团记住今天特殊的日子给他过生日,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这是在他整个生日60岁生日里面最难忘的一个生日,同时他也借着我们六个6顺顺顺,预祝我们代表团下几棒火炬接力传递的越来越顺,我们确实有这个寓意的。这时候整个代表团掀起了高潮,大家同时击掌表示祝贺,另外考虑到因为飞机确实有一个安全系数问题,所有代表团成员不可能到前面都给蒋主席过生日,因为飞机如果前后配平不平衡的话对飞机的安全造成影响。我们严开乘务长特意制作了一个生日卡片,由头等舱传递到普通舱,每个人都给蒋主席过生日签上字写上一句话,包括很多外国友人参与奥运会活动的外国友人也签了字。我觉得整个气氛是我在飞行生涯中没有体会到的,就是以往没有的,因为这种感情的错综复杂的交替确实感染了在场的很多记者、媒体,他们纷纷举起摄像机举起照相机记录下这一难忘的时刻。严开乘务长的博客里面还有他的相机里面也珍藏着这些宝贵的镜头,这是我们终生难忘的片刻花絮。这一点我印象很深,这是对我来说是很难忘的一个花絮,可能成振华还有更好的花絮在后面等着。

  搜狐航空:我们请成振华乘务长讲讲。

  程振华:虽然这个航班很特殊,但是客人每天出去以后可能要跑步,身体上比较疲劳,但是随着外面形势也不是很稳定,大家心理压力也非常大。我们感觉我们要做好服务工作,从细节方面要多关心他们,然后提供一些温馨的服务,让他们会有更多的回到家的那种感觉。我们在飞机上做的所有的事情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可以在这儿可歌可泣的那种东西,但是都是一些非常细微的服务,在我们飞机上这些有限的条件下,我们尽可能为旅客提供多样化的服务,这样让他们每次上飞机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有一件事我感觉还是记忆比较深刻的,非常非常小的一件事情。那天我们起飞以后送完饮料,咱们也是坐在后舱的一个媒体记者一边工作,媒体记者上了飞机之后一边写稿子发图片,整理这些东西,他边上倒了一杯番茄汁不小心洒在这条腿上。我们的代表是统一的服装,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运动服,当时他挺着急的。我们看到之后赶紧拿湿毛巾试图帮他擦干净,但是番茄汁的颜色比较重,擦了之后还是有一点脏了,我们拿湿毛巾擦的。后来记者换下来放在旁边的座位上睡觉了,我们的乘务员当时想后满有一个彭龙的乘务员当时就想,代表团下去记者还有很多的采访任务,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穿着脏的裤子对我们的形象都会有影响。当时他就把记者的裤子拿到后厨房,后面有一个小盆挤上洗手液把裤子泡在里面用小肥皂一点一点把被番茄汁浸的印记洗干净,洗干净之后挂在后厨房里面,后厨房都有热的通风口,离近点儿把裤子一点一点烤干,那天飞行时间比较长十几个小时,飞机落底之前裤子也干了,乘务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座位边上。客人醒过来,当时看到旅客的表情是很惊讶,他当时说了一句话,“飞机上还管洗衣服”,也带有调侃性质,感觉客人当时还是挺动心的。像这种火炬包机上的服务,大家尽可能从各方面细节上多去关注,就像我们飞的非洲这边条件比较差,乘务长调节餐食配备,上来的餐食客人吃的不是很合口味,我们就在有限的条件,给客人煮粥,把我们飞机上的罐头想办法切成小块,拿辣椒酱和醋拌一些,长期吃西餐的人觉得吃这些东西更舒服,吃点儿咸鸭蛋、榨菜什么这些东西,我们尽可能不是一个东西直接给客人,而是想办法弄得更美味一些,让我们的客人吃得更舒服一些,都是一系列的小事在航班中在厨房中发生的。

  搜狐航空:飞机上哪儿来的咸鸭蛋和方便面?你们从北京已经在货舱里面带着的吗?

  程振华:都是从北京尽可能在客舱还有货舱有限的空间里面我们装了一百多箱方便面,五百袋榨菜,咸鸭蛋八百。

  搜狐航空:还带什么食品了?你们为了奥运会还特别带什么了?

  阎开:烤麸罐头、火腿罐头、豆豉鲮鱼罐头、酸豆角罐头、辣酱,太多了。

  搜狐航空:除了正常的各地的航食公司会上餐以外,等于底下的货舱里面还准备了充分的食物。

  程振华:两个乘务长考虑到客人这么长时间,因为各站配的餐食基本是雷同的,没有太大变化,不是鸡肉就是牛肉就是鱼肉,不可能变化出很多。

  付亚俐:餐食公司在西餐上基本就是这几种,因为西餐您可能也知道,感觉变化不大。

  搜狐航空:水果蔬菜你们也带吗?

  程振华:没有,那个可以在外面的航食可以配。

  付亚俐:但是在非洲一些不干净的国家我们从北京带整的红红的蛇果苹果带过去,我们要考虑到品质安全,保质期长的,别给代表团吃的东西吃坏肚子。大量都是密封的,这些东西挺占地的。

  程振华:傅雅丽乘务长在北京真是绞尽脑汁算,因为这么多的航段,要算出这个东西一段要用多少。

  搜狐航空:这是乘务组算的吗?

  程振华:对。细节方面都是乘务长来算的。

  付亚俐:有机关来统筹,但是我们要规划,他统筹的数字有时候是按航班走的,境外传递有它的特殊性,我们两个乘务长主要也飞的专包机相对多一点吧,对于这种数量上的概念应该更强一点。所谓更强就是说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因为我们在一线飞,所以我们可能了解的更多,我们机关运筹的也丰富,各个站所配的不同的东西不同的食品也都是他们提前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跟各地的民航所联系的部门、食品公司做好提前的预定。当然我们中间可能有很多地方就做了改动。

  阎开:这一点傅乘务长是很有经验的,能体现出来这方面经验的就是我们这架飞机转了一个多月以后,到北京每样东西都剩了一点点,既没有浪费也没有不够用的东西,所以这个数字还是很精确的。

  付亚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搜狐航空:这个时候老乘务长的经验非常重要,除了方便面这些东西跟正常航班不一样,你们还了什么独特的东西?

  付亚俐:饼干、巧克力、蛋黄派,还有我们代表团想用到的八宝粥、银耳汤。

  程振华:还有番茄汤、紫菜鸡蛋汤,尽可能能带的干货都带。

  付亚俐:整个给我们一吨的货位集装箱,就是食品的货物。

  搜狐航空:除了食物之外你们乘务组还特别准备了什么东西跟正常航班不一样?

  付亚俐:那就是礼品了。

  阎开:有些礼品又要实用又要让代表团喜欢,我们礼品精挑细选,一个是精美的小牙具包,又喜欢又可以用到,给他们配的大包因为代表团每一站要有很多的东西,自己买的或者是发放的或者是他们要提上提下的,我们配了一个折叠的大的提包,这个大提包很有意思,这么一小点折上去,打开又很大。发放的时候有一个男的客人特别有意思,那个客人还说,我一个男士给我一个坤包。我说您看一看,我们发您的东西肯定是您最喜欢的,他一打开之后是一个大包,很多客人说你们想得真周到,早知道我就不从家里带这个带那个,什么东西都有。有很多实用的礼品,让他们既有用又能够喜欢,这些方面也是费很多心思的,一些细节方面。

  搜狐航空:在整个乘务组里面男士有几位?

  阎开:四位。每个组有两位。

  搜狐航空:既然有这么多繁重的工作,是不是男士承担的体力劳动比女士更多一些?

  阎开:男士承担的肯定比女士更多一些,但是我认为在这个航班上面由于特殊的条件和任务,每一个人的任务都很繁重,包括女孩子。而且在工作的时候是谁也帮不上谁的,这一点上来讲,虽然我们分工不分家,但是我们会有一个很详细的规划,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人都在忙,所以我即使想帮他也要完成我自己的工作。非常可贵的是这些女孩子们虽然看着很瘦弱,但是她们的能量是超常的,她们完成的工作不一定比男士少,但是她们充分完成好,这一点确实挺值得敬佩的。

  付亚俐:工作上我们都是铁姑娘。

  搜狐航空:作为少有的男士您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在航班上。

  阎开:我的感觉是一辈子飞一个这样的航班是让我幸福的事情,因为通过这个航班如果没有参与到这里面来以后,凭我们三个这么说你也不会感受到真切的意味。通过这个航班以后,首先让我知道了爱国是怎么回事,看到了火炬传递当中的一些事,接受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这个不是虚话而是实际的东西,每个乘务组的人员通过执行任务之后,这一点上来讲是我们得到最大的收获。再有一个就是让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群是如何敬业的,包括记者媒体的朋友们他们是如何背着那么沉的东西冲下去抢镜头,这是他们的工作,但是他们在报道第一线上面来讲是非常敬业的,有很多感人的故事。还有护卫队员们他们顶着非常大的压力,有那么几个人要在各个环境当中保证火炬传递的安全,包括我们的机组,包括我们的机务,包括我们的地面人员,各个工种都在他们的岗位上尽着自己最大的一份能量。所以看到

  他们这些人的努力,通过跟他们的接触,我们感觉最深的就是说在完成这个任务的时候是代表团还有我们的工作人员是互相在起到激励,互相在起到促进的作用,失去任何一方可能都不会这么圆满地完成。所以很多的感动是来自他们身上的,然后又反映到我们的工作当中再感动他们,所以这是一个非常良性的循环,这一点让我们感触最大。所以我刚才跟他们说,我这次飞行过程当中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我们的工作细节,因为我觉得工作细节是我们本职工作,是我们应该做的,最深刻的就是在巴黎看到国航的飞机远远地开过来的时候,那是我们在完成非常艰苦的两段航程以后,而且当时的形势异常艰难的情况下,在巴黎看到我们自己的飞机,远远地滑过来,所有的人都停在那边,不约而同一边都挥手一边向那架飞机打招呼,而且那个飞机很远,我们所有机组人员的挥手我想他们包含了很多的含义,也包含了自己很多的酸甜苦辣的感受。这个飞机很凑巧正好向我们正面驶过来的,最让我们感动的是滑到身旁的时候居然那个小窗户开开,有白手套向外挥手,那一刻所有的机组人员都掉了眼泪,感觉到我们的任务不管再怎么艰辛,看到了我们国航的飞机看到了飞机标志上前面国旗的时候我们都是很值得的。这次的经历是非常难忘的,应该让我学到了很多,也感受到了很多。

  搜狐航空:现在圣火号采访就要结束了,圣火号的飞行历程对于圣火号机组、乘务组都是一个终身难忘的经历,最后再请三位乘务长每个人发表一个结束感言。

  付亚俐:我先说我的结束感言吧,我觉得能参加这次圣火号的境外传递是我飞行生涯中一笔难得的精神财富。

  程振华:这次经历会让我终生难忘。

  阎开:这次圣火号的任务境外部分圆满地完成是体现了中国的整体实力,也是体现了我们所有人的艰苦和付出的努力,我相信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能够像圣火号这个团队去工作的话,中国的发展会越来越快,无论面对多么大的困难,我们都会走下去,就像现在的抗震救灾,就像以后的奥运会圆满成功都是按一样的,我们一定会继续努力工作,再为奥运圣火再做自己的事情。

  搜狐航空:圣火号的境外传递已经结束,圣火境内传递还在进行中,我们在境外传递中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也更加会意识到我们国家的强大,现在在境内传递的过程当中也遇到了一些自然灾害,相信随着圣火的传递我们全国人民应该会更加团结,共同抵抗灾难,共同把奥运办好,这是我们全中国人民的一件大事,谢谢大家,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

(责任编辑:李高阳)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付亚俐 | 阎开 | 程振华 | 傅雅丽 | 成振华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