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旅游-搜狐网站
旅游频道 > 国内旅游 > 华东 > 安徽 > 安徽景区推荐

有意留住的这份宁静 徽州自驾游攻略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05
    行走在田间的青石板路上,周围都是绿悠悠的庄稼,生得密时,竟拦住了去路,只好分浪而行。
  
  听朋友说,这是古时的官道,古代的士子和行商们就是从这里走出徽州,走向京洛淮扬,走出一个个金榜题名、车载钵满的。因为头天晚上赶路,到得迟,睡觉时已是凌晨5点,所以太阳上了三杆才起来,匆匆吃了些茄子糕和面条,就被朋友拉上这条古道。按她的说法,到婺源有“三必须”:红鱼是必须吃的,官道是必须走的,彩虹桥是必须睡的。
  
  曾几何时,我的记忆力变得如此糟糕,以至无法记清一件事的地点和时间。我记得在婺源住了三个晚上,虽然扳着指头数一个周末也只有两个晚上。我认为自己肯定游了两次泳,一次是在水库里泡了整个下午,一次是在傍晚的彩虹桥下;但按时间来排,似乎下午游泳后傍晚又下了水,虽然这不符合逻辑。为了符合逻辑,我就得在回忆时忘掉所有的时间顺序,认定自己在婺源住了三个晚上,游了两次泳,吃了一个西瓜、几条红鱼外加一块麂子肉。还有一点,那就是肯定没在彩虹桥上睡觉,因为到婺源的那天夜里,在狗的欢呼声中,我和朋友摸黑去找彩虹桥,彩虹桥却隔着水逗我们的眼,最后我们只能在一家散发着猪圈味的小旅馆里迎接黎明。
  
  公元某年某月某日,有条廊桥坐落在婺源某个小镇外,桥身老旧沧桑,满是岁月那顽皮的孩子刻满的痕迹;桥上少有人迹,一条小河从桥底穿过,水流慢得几乎凝止,上面浮着些落叶,目光穿过落叶,能看见河床上斑驳的光影;风吹过时,我把双手张开,如鸟的样子,腋下一片清凉,而桥头树枝上却有蝉在鸹嘈。此前某个时刻,天气晴朗,烈日当空,我和一女子穿过庄稼地,沿某条古时遗留的官道来到这条廊桥上休息;此后,我们又离开这里,大步如飞,汗如雨下中,向原野尽头的一处山岗进发。
  
  大夏天正午赶路,热甚,幸亏田梗边沟渠里有溪水,透明如光,沁凉如冰。农家们为了路人方便,隔些距离就有石板拦出的浅井,掬一捧当头淋下,让我们不至于开锅。快到小山岗下时,远远地看见半山飘着片绿云,朋友说目的地马上到了。
  
  顺石板路上坡,转个弯,就看见村子,村口立着刚才那棵树。极大极老的古樟,主干数人不能合抱,枝叶覆盖了好几亩地,人往树下一站,简直难见曦日;粗大的树根破土而出,高低盘旋,如龙;一头老牛闲卧着,背抵在树根上蹭痒,两眼却汪汪地盯着我们。虽然日头被挡住,但依然热,于是挨家挨户去找水。
  
  村里很静,大多数人家都闭着户,不知人是否下地干活去了。看见一扇半掩的门,走进去,堂屋上坐着位老婆婆,问她,并听不懂我们说话,再问,里间踱出一个中年男人,领我们到后院。后院用水泥砌了一个大池子,溪水从后山流下来,引入池中,又从另一头流走,我们还没洗,往水边一站,已感到森森凉意。池中有几尾著名的婺源红鱼,在一米来深的池子里摇头摆尾,让人食指大动,几乎等不及晚饭。
  
  回到堂屋里,无意立马走,主人也端出瓜子和长凳,留客小坐。身上汗意退尽,老宅的阴凉一点点浸过来,一只老母鸡轻手蹑脚地挨近,不时停住步子,小眼机警地看着说话中的几人,头则伸向一个晾着谷物的簸箕;已经触得着时,磕着瓜子的小主人手却扇了过来,母鸡翘着屁股,“咯”一声跳开去,然后恬着脸,作下一轮尝试,如是往复数次,终于知道此法不通,遂作罢。夏日午后的小村,安静是几声鸡叫,和闲树上的一句禅鸣。
  
  休息好了,水也灌足,还得走。向主人道声谢,出门回行,选的是另一条路。太阳热力减了许多,一路上还有小溪跟着,所以并不辛苦。快到小镇时,已是黄昏,正诧异时间过的如许快时,抬望眼,一道阳光从西头射来,鳞次栉比的白墙都被染成微红,冠着高高低低的黑瓦,慵慵地掩在一片老绿里。心里不由赞一声:果不虚此行。
  
(责任编辑:鲍洁)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