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旅游频道,旅行 > 酒店频道 > 酒店观察 > 酒店观察最新文章 > 陈勇专栏

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相关理论问题的探讨

来源:搜狐旅游
2010年01月16日00:22

  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相关

  理论问题的探讨

  陈 勇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利润共享租赁”(Profit-sharing Lease)开始,酒店管理合同这种经营模式伴随着希尔顿酒店公司及其它美国酒店管理公司的业务拓展而逐渐为业内所认可,并被世界其它地区的酒店管理公司所效仿,对世界酒店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酒店管理合同作为一种管理模式的出现,有效地平衡了酒店业主和酒店管理公司双方的利益,使酒店管理公司的管理经验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和风险被复制到更多的酒店,为世界范围内酒店业的发展和酒店管理水平的提高做出了贡献。

  尽管酒店管理合同这种经营模式目前已经占据了中国酒店业大部分的高端市场份额,但酒店管理合同在推动酒店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在国内酒店业蓬勃发展的态势下,国内酒店业主如何增强对酒店管理合同这种经营模式的认知,并继而强化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的激励约束已经成为国内酒店业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在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问题的由来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借鉴笔者前期从事酒店管理合同研究的部分成果和实务界的经验,论述了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基础体系。

  一、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问题的提出

  1932年,美国经济学家伯利和米恩斯出版了《现代公司与私有财产》一书。在这项开创性的实证研究中,著名的“所有权和控制权分离”命题被提出。其基本含义是,在现代公司中,由于股权的广泛分散,没有人拥有任何一家公司的具有实质性意义的股份,企业的控制权已经转入公司的经营者手中,而经营者的利益经常偏离股东的利益。循着伯利和米恩斯的经营者主导企业的假说,20世纪60年代前后,鲍莫尔、玛瑞斯和威廉姆森等人分别提出了企业最小利润约束下的销售收入最大化模型、最小股票价值约束下的企业增长最大化模型和最小利润约束下的经营者效用函数最大化模型。这些模型从不同角度提示了掌握控制权的经营者与拥有所有权的股东之间的利益目标差异,从而提出了现代公司制企业中如何激励约束经营者追求股东利益目标的问题。[7]

  在信息不对称和未来不确定的情况下,作为委托人的所有者和作为代理人的经营者各自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行为必然会产生各种冲突,也就是委托-代理问题[2]。代理人由于掌握了委托人不了解的市场信息和私人信息,如企业的实际经营状况、自己的能力和努力程度、外部环境的影响等,使委托人面临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的威胁,提高了包括监督成本、订约成本和净损失在内的代理成本[6]。在委托人与代理人的目标函数不一致以及合约不完整的条件下,为降低代理人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需要给予代理人一部分剩余索取权或剩余控制权[3]。由于信息不对称,在一次性博弈中,双方没有时间检验和甄别对方披露的信息,即使察觉了对方的背叛行为,也难以采取惩罚策略,代理人倾向于采取机会主义行为[5]。随着委托-代理关系期限的延长,委托人观察和甄别代理人行为的机会不断增加,代理人隐匿信息的成本相应提高,委托人识别信息的成本则相应降低,会降低信息不对称程度,而且,通过这种关系期限的延长,委托人在识别经理人背叛行为后,有时间实施惩罚策略,在经理人退出成本较高条件下,为避免对方的惩罚,经营者必然会减少隐匿信息和采取机会主义行为的可能性。

  当前盛行世界酒店业的酒店经营管理模式――酒店管理合同就集中体现了上述的委托代理问题。但由于酒店产品突出的行业特征和酒店管理合同独特的治理架构,其委托代理问题又有不同于一般企业的特性。酒店管理合同(Hotel Management Contracts)或称酒店管理协议(Hotel Management Agreements)是非股权式的一种酒店经营模式,属于委托代理关系的企业制度安排。通过酒店业主与酒店管理公司签署酒店管理合同文本来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和责任。酒店业主雇用酒店管理公司作为自己的代理人,承担酒店经营管理职责。作为代理人,酒店管理公司以酒店业主的名义,拥有酒店的经营自主权,负责酒店日常经营管理,定期向酒店业主上交财务报表和酒店经营现金流,并根据合同约定获得管理酬金。酒店业主作为委托人,为酒店提供土地使用权、建筑、家具、设备设施、运营资本等,并根据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法律与财务责任。酒店管理合同的核心和载体为酒店业主与酒店管理公司签订的酒店管理合同文本,它是双方权利与义务得以实现的保证。酒店管理合同作为一种酒店经营管理模式,主要分为启动、计划、实施、收尾四个阶段。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不能将酒店管理合同混同于酒店管理合同文本,应严格区分酒店管理合同文本与酒店管理合同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酒店管理合同文本是酒店管理合同的载体和核心,以文本的方式明确业主和酒店管理公司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是双方谈判的直接成果,是酒店管理合同执行的最主要依据。而酒店管理合同如上所述,是酒店的一种经营管理模式,为了以示区别并为了论述的方便,本文将酒店管理合同文本称为酒店管理契约。

  在此种经营模式下,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的激励约束机制,是在保证现代酒店享有职能分工产生的高效率的同时,避免酒店管理公司和酒店业主的目标利益不一致从而造成损失的必然要求。

  二、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研究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价值

  由于酒店管理合同属于委托代理关系的一种企业制度安排,而在委托代理关系的企业制度安排中,委托方对受托方(代理方)的激励约束始终是现代经济学和管理学研究的核心命题之一。对任何企业的投资者来说,对企业经营者的激励和约束都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对于现代的酒店而言,在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下,由于酒店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信息不对称、酒店的资产专用性、酒店的三重委托代理问题以及酒店业主和国际酒店管理公司不同的目标导向,这种挑战无疑更为严峻。在酒店业主追求最高的投资回报的同时,酒店管理公司追求尽可能高的管理酬金和品牌溢价。酒店业主的长期投资回报目标与酒店管理公司的短期收益目标的难以调和从根本上决定了双方内在的利益冲突,这就需要作为委托方的酒店业主对作为受托方的国际酒店管理公司进行有效的激励约束,以保证酒店在享有专业化分工产生的高效率的同时,尽可能地降低代理成本。酒店业主对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激励约束机制的构建就属于酒店业主和国际酒店管理公司博弈双方的核心制度设计。

  对企业经营者激励约束的研究作为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分支,在国外,是新制度经济学,尤其是产权经济学、交易费用经济学、代理经济学、信息经济学等研究的重点,包括哈特、阿尔钦、莱特、科斯、阿罗、诺斯、张五常、威廉姆斯、哈耶克、德姆塞茨等一大批从事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研究的经济学家,他们的研究成果极大地丰富了这些研究领域的理论大厦,为研究对企业经营者激励约束问题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在国内,20世纪80年代,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也已经成为经济学研究的热点,一大批新老经济学家,如于光远、厉以宁、蒋一苇、吴敬链、高鸿业、刘诗白、张维迎、周其仁、杨瑞龙、刘伟、张军等,呈现百家争鸣的学术研究氛围,使对企业经营者激励约束的研究有了更多的思维空间。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批管理学界的专家学者,如席酉民、唐小我等也从新的角度对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为企业对经营者激励约束理论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野。[9]结合新制度经济学的相关理论进行分析,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的激励约束机制问题的理论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将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的研究同对企业经营者激励约束相结合,致力于研究企业对经营者激励约束的“内部性”问题,因而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本文认为,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的研究应当与企业业绩的研究相结合,而企业业绩的研究必须与对企业经营者的激励约束研究相结合。因此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研究在处理企业与市场、企业与社会等“外部性”的同时,必须研究企业对经营者激励约束的“内部性”问题。客观地讲,目前国内外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的研究,对于这种“内部性”的研究还比较薄弱。这种状况,一方面说明将产权理论与企业理论的研究同企业业绩及对企业经营者激励约束研究相结合的理论与现实价值以及开展这种结合性研究的紧迫性;另一方面,也说明进行这种结合性研究的难度。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问题的研究应以酒店行业为研究背景,以酒店管理合同这种经营模式为研究范围,以酒店业主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的激励约束机制为研究对象,以国际酒店管理公司作为典型参照,将涉及到新制度经济学的各个理论分支,可以全面、综合、系统运用新制度经济学的相关理论和方法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问题的现状和成因进行分析,如何在阐述酒店管理合同及酒店管理公司运行机理的基础上,提出构建对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和策略,对于酒店管理合同的研究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二,对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下的委托方对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研究具有较新的研究视角和开创性的研究思维,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国内学者对企业经营者激励机制的研究是从研究国有企业的委托代理关系开始的,并且通常放在公司治理的框架下进行研究。但由于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的特殊性,其通常所依托的实体(以业主名义成立的分公司)并非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即并非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公司,更没有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完全不具备公司治理的结构,是一个与公司治理有类似之处、但又完全不同的管理架构,具有其鲜明的特点。因而,如何跳出惯有的公司治理的研究视角,如何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这对于解决特定行业、特定经营模式下委托人对受托人的激励约束问题,具有一定的理论借鉴价值。

  (二)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现实意义

  通常而言,酒店的经营方式可以分为业主自管、租赁经营、合作联营、特许经营和委托酒店管理公司经营(即酒店管理合同)等方式。以酒店管理合同管理模式经营的酒店经常要涉及到酒店业主、贷款方和酒店管理公司三者之间的关系。上述三方共担风险的安排一般是通过以下四种协议进行的:一是共担风险协议;二是开发建设合同;三是抵押贷款和附属贷款协议;四是管理合同和技术以及开业前的准备合同。[8]

  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构建主体应是国内酒店业主,构建对象是酒店管理公司,而这种机制的构建是放在酒店管理合同这种特定的酒店经营模式的框架下考察的,而酒店管理合同具有与其它酒店经营模式完全不同的特点,在此经营模式下探讨委托方对受托方的激励约束问题具有非常强的实用价值和指导意义,也为酒店管理合同的研究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其现实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酒店管理合同模式下酒店业主对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的激励约束问题最为突出、最具典型性和代表性。正如前文所述,由于在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下,酒店业主并不直接介入对酒店的经营管理,而授予酒店管理公司充分的经营自主权。与酒店业的其它经营模式相比,酒店管理合同这种经营模式更具有典型的委托-代理制度的设计,酒店经营管理中委托代理、逆向选择、道德风险、不完全契约、资产专用性等问题最为突出,因而,酒店业主如何对酒店管理公司进行有效的激励和约束就成为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下最为突出的问题。

  第二,酒店管理合同模式下存在三重委托代理关系,特点鲜明,具有与一般现代企业不同的治理结构和特征。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下,酒店业主和国际酒店管理公司之间通过酒店管理合约来界定双方的委托代理关系;而酒店总经理作为国际酒店管理公司驻酒店现场的代理人,又以雇佣合同的形式与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界定双方的委托代理关系,而酒店总经理作为酒店管理公司在酒店的现场代表,与酒店业主存在事实上的委托代理关系(参见图1:酒店管理合同运行机制简图)。酒店管理公司雇用总经理,井指导、支持总经理工作,总经理向酒店管理公司负责酒店经营成果,酒店管理公司对酒店总经理有很强的影响力。酒店管理公司向业主提供财务收益,主要通过财务报表与业主沟通,业主则向酒店管理公司支付管理酬金,这两个实体互相的影响力比较适中。业主为酒店总经理和员工支付工资,总经理则对酒店服务质量负责,业主可到现场检查酒店服务质量,业主对酒店总经理仅有很弱的影响力。[1]酒店管理合同模式下的这种双重委托代理关系在企业管理实践中比较少见,与一般企业中存在的委托代理关系完全不同,亦比一般企业的委托代理关系更为复杂,委托代理问题呈现多样化、复杂性的特征,因而迫切需要运用相关理论进行开创性的制度分析和制度设计,以解决酒店管理合同模式下的三重委托代理问题。

  第三,对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激励约束机制研究的潜在收益要远远超过一般的酒店管理公司。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是出现在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中的一种企业制度安排,是以其公开注册、具有国际知名度并拥有知识产权的酒店系列品牌、管理体系、营销体系为主要依托,向受托管理的酒店进行管理输出和品牌输出,从而获得经济价值和品牌价值的经济组织,其服务品质和品牌信誉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同。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是管理要素演进与专业化分工的产物,它使委托代理关系由企业对个人转向企业对企业,促进酒店所有权与经营权的进一步分离,并使酒店业主与酒店经营者的委托代理关系进一步深化,它的出现是酒店市场发育成熟的重要标志。 选择国际酒店管理公司(而非独立酒店管理公司或国内酒店管理公司)作为激励约束机制的构建对象,是由于国际酒店管理公司在同等的条件下,能够以其自身的优势获得更多的管理溢价和品牌溢价,也使得酒店业主对其进行激励约束所带来的可能收益要远远大于一般的酒店管理公司。

  第四,尽管酒店管理合同这种经营模式已经比较成熟,一度风靡于世界酒店业,但在酒店业的各种经营模式中,它也是产生纠纷最多的,其主要原因就在于酒店业主和酒店管理公司的利益碰撞。在国外比较经典的案例有Woolley v. Embassy Suites、Pacific Landmark v. Marriott、Government Guaranty Fund of Finland v. Hyatt。 而近期在中国的例子就有:希尔顿退出大连南京的酒店管理合同、香格里拉退出南京丁山酒店的酒店管理合同、万豪和希尔顿先后退出深圳彭年酒店的酒店管理合同等。这些酒店管理合同的提前中止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归根结底是由于酒店业主在与酒店管理公司签订酒店管理契约之前对酒店管理合同这种酒店管理模式缺乏充分认知,在合同制订及后续的执行中亦缺乏对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通过笔者对业内知名国际品牌酒店业主代表和业内知名媒体、出版物的典型调查和访谈,被访谈者一致认为,由于酒店业主和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的目标函数和利益取向的不同(参见图2:酒店业主与酒店管理公司的目标及利益关系),双方的分歧在所难免,有的甚至已经到了非常激烈的程度。因而,国内酒店业主对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的激励约束问题是当前中国酒店业最受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也是涉及面最广、影响最大的难点问题之一,实务界迫切需要此领域的创新研究进行理论指导。综观国际和国内的相关文献,在本领域进行系统研究的成果很少。因而酒店管理合同的研究重点应更多关注如何通过建立有效的机制,建立一个平衡的、兼顾各方利益的制度设计和制度安排,使酒店管理合同更好地服务于中国酒店业的发展,因而对此问题的研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综上所述,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问题的研究可在理论上通过运用新制度经济学的相关原理进行理论分析和模型构建,在实证上结合对酒店管理合同经营模式下的国际品牌酒店的调查研究和专家访谈进行分析和论证,以国际酒店管理公司为典型参照,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的激励约束机制进行研究,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三、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基础体系

  当今,全球酒店业业主与管理公司的合同正在不断演变之中。演变的大背景是酒店业走向成熟和管理公司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供需双方实力和数量的变化必然导致传统的契约内容的更迭和创新,使之更富有挑战性。[10]酒店管理合同是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的主要经营模式,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其发展壮大与自身的特点和所面临的市场环境密切相关,同时也得益于酒店管理合同方面研究的发展。综观国外旅游业学者对酒店管理合同的研究,绝大部分以调查为基础,专注于酒店管理合同的契约条款、谈判策略、发展趋势、诉讼案例、管理模式、运营绩效等方面的实证研究,但缺乏系统的对酒店管理合同、尤其是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分析和研究。对于正处于酒店业高速发展的中国来说,目前国内有关这方面的创新性研究还很少。在这种背景下,加强酒店管理合同的理论研究,尤其是根据当前理论和实际需要,加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问题的研究,确定研究的理论基础体系,深化理论和实证研究,将有利于我国酒店管理理论体系的健全,进而推动酒店的理论研究和我国酒店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当前,对于许多经济学家而言,经济学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研究激励问题的学科。如何设计制度(或机制)给经济主体提供适当的激励已成为当代经济学的一个核心问题。回顾经济发展史,人们对激励问题的研究是从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展开的。其一建立在经济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假设基础上,通过逻辑推理和数学模型获得的经济学激励理论。其二是是在经验总结和科学归纳的基础上形成的管理学激励理论。综合运用经济学和管理学方法对企业家的激励约束问题进行研究,应构成研究方法的基点。

  从这一研究思路出发,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基础体系可以由经济学和管理学两个部分组成。(参见图3:酒店管理合同研究的理论基础体系示意图)

  第一,经济学方面,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方法,从技术的角度看待企业,企业在标准的阿罗和德布鲁的竞争-均衡范式(Arrow-Debreu Paradigm)中仅仅被抽象为一个生产函数。传统的厂商理论则把利润最大化作为企业唯一的经营目标,完全忽略了企业内部的激励问题[4],将企业、市场、政府都看作是“黑箱”,制度安排都是没有成本的,作为一种抽象,它们是被忽略而不被考虑的。但在现实经济运行中,最重要的约束变量不仅是生产成本,而且还包括交易成本,用张五常的话来说,就是制度成本。一个节省交易成本的制度安排、制度框架和制度创新的空间是至关重要的。现代经济学对激励约束机制的研究开始于19世纪30年代。自从1937年科斯(Coase)《企业的性质》一文的发表,经济学家就开始关注被传统经济理论所忽视的内部管理效率问题,认识到剩余索取权(激励的一种)的重要性。新制度经济学是包括产权理论、交易费用理论、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的委托代理理论、契约理论和团队生产理论等多个理论分支的综合体,这些分支从不同的侧面揭示了与制度相关的问题。新制度经济学的各个理论分支应构成酒店管理合同研究的理论基础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用来描述、解释、分析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问题的成因。如:酒店管理合同的不完全契约、酒店管理合同的信息不对称、酒店管理合同的双重委托代理结构、酒店管理合同强化了酒店的资产专用性,等等。此外,非完全信息下的动态博弈理论也可用来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相关理论模型,如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的连续统一体模型、酒店管理合同激励相容模型、酒店业主的目标函数和主要约束变量、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的目标函数和主要约束变量,等等。

  第二,管理学方面,管理理论对激励理论的系统研究,开始于古典管理思想的后期。对于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激励问题,管理学和经济学中的激励理论在几乎完全不同的发展轨迹上进行阐释。具有数百年历史的经济学只是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才真正重视激励问题。然而激励问题作为企业管理的基本问题,自20世纪初泰勒开创管理科学开始,一直是管理学的研究主题。20世纪初,管理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就从不同的角度研究了怎样激励人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激励理论。这种激励理论侧重于对人的共性分析,服务于管理者调动生产者积极性的需要,以克服泰勒首创的科学管理在人的激励方面存在的严重不足。随着创新理论、人力资本投资理论的发展,激励理论也已经成为一般管理理论、组织管理理论的重要内容。由此,激励理论经历了由单一的金钱刺激到满足多种需要、由激励条件泛化到激励因素明晰、由激励基础研究到激励过程探索的历史演变过程[11]。按照研究激励侧面的不同与行为的关系不同,根据理论史上的上述差异,可以把管理激励理论归纳和划分为以下不同类型:多因素激励理论、行为改造理论、过程激励理论、综合激励模式理论和公平理论。管理激励理论的各个理论分支将构成酒店管理合同研究的理论基础体系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用来为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提供思路和方法,如: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的选择机制、报酬机制、控制权机制、声誉机制、和市场竞争机制,等等。

  总之,现有的国外理论给我们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提供了理论线索,但无法较好地解释酒店管理合同中特殊的三重委托代理关系下激励约束机制的构建问题。不过就西方已经成熟的激励约束理论而言,可以看出:第一,经济学中的激励约束理论主要从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的委托代理关系入手,以解决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条件下如何实现对经营者的激励约束,因此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问题的分析有理论指导作用。第二,管理激励理论主要从人性出发,强调调动生产者的重要性,因此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构建有重大的借鉴意义。第三,西方的一些理论用博弈论来考察所有者与经营者、经营者与生产者之间激励约束关系,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构建则有方法论的指导意义。

  

  

  

  

  

  

  图1 酒店管理合同运行机制简图

  目 标

  利 益

  酒店业主

  (委托方) 国际酒店管理公司

  (受托方) 酒店业主

  (委托方) 国际酒店管理公司

  (受托方)

   年度的营运现金流回报

   资产升值

   酒店的竞争能力

   对于酒店的管理和营运施加影响

   在卖出酒店或再融资方面具备灵活性  市场存在和市场份额

   有品质的酒店

   管理酬金

   最大的酒店管理权限

   长期稳定的管理合同

   业主有供应资金的能力

    获取酒店经营和不动产溢价的双重收益

    获取管理收益和品牌收益

  

  

  图2 酒店业主与酒店管理公司的目标及利益关系

  

   图3:构建对酒店管理合同受托方激励约束机制的理论基础体系

  注释:

  

责任编辑:千娇百媚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旅游工具箱

国内美食   温泉攻略   签证信息   北京地铁

天气预报   特价机票   酒店优惠   购物指南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