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旅游频道,旅行 > 迷人之城

“城市之母”开罗 地道生活从咖啡开始

来源:搜狐旅游 作者:综合整理
2010年04月28日16:47

  开罗,埃及首都,横跨尼罗河,气魄雄伟,风貌壮观,是整个中东地区的政治、经济和商业中心。她由开罗省、吉萨省和盖勒尤卜省组成,通称大开罗。大开罗约有1675万(2001年)人口,是埃及和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古埃及人称开罗为“城市之母”,阿拉伯人把开罗叫做“卡海勒”,意为征服者或胜利者。尼罗河,这条世界上著名的大河,流贯市区后,分为两支,继续北去,注入分隔欧非大陆的地中海,形成了广阔富饶的尼罗河三角洲。通都大邑开罗,就在这个三角洲的南部。

城市之母开罗
城市之母开罗

    城市味道:

  开罗的形成,可追溯到公元前约3000年的古王国时期,作为首都,亦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在它的西南约30公里处,是古都孟菲斯遗址。在那开阔的平地上,一片绿荫之中,有一所小小的院落,这是孟菲斯博物馆,内有法老拉姆希斯二世的巨型石像,历史久远。院中,有一狮身人面像,完整无缺,是人们流连忘返,摄影留念之处。

  由孟菲斯遗址西行约20公里,即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金字塔。在寸草不生,遍地黄沙的平野上,这些埃及古帝王的石砌陵墓气势宏伟,向游人展示着墓主昔日的威仪。

  在开罗市区的解放广场一侧,是埃及博物馆,藏品在10万件以上,在介绍埃及文化、特别是在介绍法老时期和希腊—罗马时期的古物方面,是无与伦比的。进入大门,映入眼帘的,大多是石头:石人、石棺、石碑、石柱、名目繁多,难以胜数。这是埃及的史书,也是一部“石头记”。

  与这个博物馆相距不远,位于尼罗河中一个岛上的开罗塔,高187米。登上这座现代化建筑,全城景色,尽收眼底;街道上穿流不息的车辆,大大小小清真寺的拱顶,鳞次栉比的高大建筑,纵横交错,气势非凡的高架高速公路,还有那白帆点点,飘若玉带的大河,荡漾入海,不舍昼夜。

  开罗也是阿拉伯联盟总部所在地。市内既有苏丹·哈桑清真寺、艾资哈尔清真寺、萨拉丁城堡、阿布丁宫等古代伊斯兰建筑艺术瑰宝,又有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大厦。遍布全城的清真寺宣礼塔使开罗享有“千塔之城”的美称。

  Bset Try:

  开罗人爱泡茶馆

  宁可三日居家食无肉 不可一日出门饮无茶

  在开罗,即使在这个迷宫般的城市迷失方向,也会在任何一个方圆不超过两百米的地方找到茶馆。对众多埃及人而言,宁可三日居家食无肉,不可一日出门饮无茶。多少年来,茶馆成为埃及人必不可少的生活乐园。

  埃及的茶馆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茶馆不尽相同,它虽然提供各种茶水和饮料,但人们来这里更多的是打发时光或议事论事,既是休闲聚会的好地方,也是部分人的“第二办公室”。这里茶馆虽多,但大体上可分为两类:阿拉伯民族代代相传的水烟馆和更多融入西方风情的现代咖啡馆。这两种风格的茶馆通常都有各自的消费层,相安无事,和平共处。

  天方夜谭般的水烟馆

  在这阿拉伯男人的俱乐部里,人们除了阿拉伯红茶和饮料,最爱抽的就是阿拉伯世界独有的水烟。

  这种名叫“希晒”的水烟价格低廉,是把烟丝与水果混合在一起,用炭火烧热,再通过玻璃球里的清水过滤大部分尼古丁,然后通过长长的烟管吸入嘴里,因此,如果陌生人要找水烟馆,远远循着芳香的水果焦味一路寻来就是了。

  阿拉伯水烟馆较简陋,进进出出的也都是中低消费者,有的水烟馆的墙上还画有传统的阿拉伯民间绘画,画上的人物身穿大袍,骑着小毛驴,弹着四弦琴,叫卖着埃及盛产的柑桔或芒果,让人恍若回到了天方夜谭时代。

  由于埃及天气炎热,老百姓白天都“猫”在工作场所或者家中,待到晚风驱散了白昼的酷热,便纷纷跑到水烟馆。囊中羞涩的大学生和失业者也会来到这里,借烟消闲解闷,借茶消磨时光,在呜呜作响的吊扇下一坐就是大半夜:品茶,打扑克,下黑白两色的双陆棋,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大声议论国事天下事,更多的人则是对嘈杂的环境充耳不闻,潜心抽水烟,仿佛进入了梦乡,只有那一明一暗的烟火和咕嘟咕嘟作响的水声表明他正在享受着美妙的时刻。

  洋为埃用的西式咖啡馆

地道的开罗
地道的开罗人最爱的咖啡馆生活

  如果说,开罗是以众多的清真寺而被形容成“千塔之都”的话,那么,在开罗,有一样东西比清真寺的数量还要多,这就是埃及的咖啡馆。咖啡不是埃及的本土特产,而是在15世纪中期传入埃及人的日常生活中的。开始的时候,埃及人把咖啡豆当成麻醉品而与大麻等同,而《古兰经》的规定是,一切麻醉品都要禁止。于是,人们把咖啡馆与吸毒、卖淫和游手好闲者联系在一起。而现在,开罗的男人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咖啡馆。不是说他们对咖啡有多深刻的研究,他们当中有些人甚至连磨卡和特浓咖啡谁好谁坏都分不出来。于埃及人来讲,咖啡就是咖啡,就是一小杯与广东潮州工夫茶杯大小的的液体,里面混杂着半杯咖啡粉和半杯水,然后加了很多很多糖……三两口就可以抿干,然后用一大杯白开水爽口。谁也不会因为那家咖啡馆的咖啡冲得好而成为那里的常客,咖啡馆更多的是埃及人的一种生活态度。

  有人曾说过,“费萨维咖啡馆比金字塔更能代表开罗”。这句话乍听上去有些夸张,但去过费萨维咖啡馆之后便会觉得一点没错。费萨维咖啡馆是开罗历史最久、名气最大的一家咖啡馆。沿着曲折的小路,辗转几次,多亏热心人指引,才找到藏在开罗老城区著名的哈里里市场深处的费萨维咖啡馆。在两边小商铺的包围下,这个有着238年悠久历史的名店显得那么谦虚和低调。半开放式的店铺,外面露天紧凑地摆放着两排共十几套桌椅,都是黄色铜面小圆桌加三四把小藤椅。一扇敞开的深棕色镂空木门已经褪色,其间的合页隐约露出斑驳的锈迹。

  招呼我们的店员叫阿里,是一名30多岁的男子,已经在这里工作10年了。咖啡馆24小时全天候营业,每天人流不断,不仅有埃及人,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一看到我们是外国人,阿里兴奋地把我们拉到最里面的一个角落,墙上挂着一张身体瘦削却精神矍铄的长者的照片。他极为骄傲地指着一把椅子说:“这就是马赫福兹当年常坐的地方。”

  马赫福兹(1911-2006)是深受埃及人喜爱的文学巨匠,他生于开罗,长于开罗,就居住在咖啡馆附近的老街区内,平日一大喜好就是泡咖啡馆,而费萨维是他经常光顾的一家。就是在这样的咖啡馆里,马赫福兹观察埃及的市井生活,讲述普通民众的故事,写出了小说三部曲《宫间街》《思宫街》和《甘露街》,以自传体形式描写了一个开罗家庭从20世纪20年代到50年代万花筒式的盛衰变迁,并因此获得了1988年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一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获此殊荣的阿拉伯作家,在埃及和整个阿拉伯世界都享有很高声誉。

  我们就在马赫福兹当年常坐的地方坐下来。服务员说,店里只卖埃及传统饮料红茶、埃及咖啡、鲜果汁以及水烟。一问价格,发现这个久负盛名的咖啡馆居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平民价位。最具当地特色的埃及咖啡,一杯仅相当于六七元人民币。

  环视周围,店内坐着各色人等,既有包着头巾的当地妇女,也有西装革履的阿拉伯男子,还有金发碧眼的西方游客。有人在聊天,有人在小憩,有人则什么都不干,只是坐着发呆。身着淡蓝色制服的服务员端着托盘飞快地在狭窄的过道里穿梭,一些小贩时不时上前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兜售纪念品。桌椅底下,体态修长的埃及猫“闲庭信步”,俨然一副主人的架势。

  25岁的阿拉伯姑娘爱玛妮是当地一名英语老师。她说自己是这儿的常客,小时候父母就常带她来这里,虽然饮品和别处没有两样,但气氛不同。“每次到这里,都觉得很亲切”。

  很快,服务员为我们端上了饮品,小小的白瓷杯里盛满了颜色浓重的咖啡。品尝一下,一股混合着某种香料的浓郁的咖啡味让人不禁感叹,在这里品出的才是开罗的味道。

返回搜狐旅游频道-首页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季轲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旅游工具箱

国内美食   温泉攻略   签证信息   北京地铁

天气预报   特价机票   酒店优惠   购物指南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