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两个女生自驾“逃离”西藏,车被贴封条不能下车,夜宿高速公路上

原标题:两个女生自驾“逃离”西藏,车被贴封条不能下车,夜宿高速公路上

厕所旁露营、车子被贴封条、高速公路上流浪,想不到曾经让人羡慕的西藏之旅,现在变成一次“逃难”,本以为离开了西藏进入青海,一切就会变得顺利,想不到真正的磨难是从青海才开始。

第一、二、三天的游记请翻前面的文章。

9月7日 晴 格尔木到海东

昨天下午六点到了格尔木南山检查站,然后开始我们漫长的堵车之夜,停十几分钟挪动几米,车子还不能熄火,因为一旦熄火而前面车刚好开走了,再启动需要时间,后面的车就会直接加塞。

也不能睡觉,因为队伍不是一直堵着不动而是极度缓慢地移动,一旦睡觉后面的车也会加塞,所以我们只能和瞌睡死磕着缓慢地前进。

丽娜给我们打电话,说他们在前面,让我们往前面走,然后插在他们前面,可是我们不敢移动,一是觉得插队这个行为不好,怕引起公愤,二是怕前面有管控,不让插队(前面看到几辆小车掉头返回了,据说前面有警C看着,但是也有几辆小车往前走了没再后来,可能是加塞成功了),如果不让插队又要重新排队刚麻烦,倒不如安心地排队。

我们就这样看着太阳慢慢落下,天空渐渐变黑,最后漆黑一片,只剩下亮灯的车队。因为堵的时间实在太久,不少男司机直接在路边方便,而我们女生却没那么方便了,我和渺渺因为一路上喝水很少,所以一直忍着。

晚上11点左右,经过加油站,也不知是否开门,我们想去加油,但是又害怕一离开之后这些车就不让我们再插进来,又得重新排队,而此时我们已经排队了五个小时,而且也许更悲催的是去到加油站他们没开门,衡量了一下最后还是没去加油,,想着我们的油还能开300公里,前面肯定还会有加油站。

晚上两点,我们大概移动了2公里左右,不知前面还有多长的队伍,从车窗望出去,天空中繁星点点,只是此时我们无心欣赏,排在我们后面的是一辆大车,每当旁边有车路过时,司机就会按喇叭,刚开始我们觉得奇怪,这种情况按喇叭有什么用,后来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提醒大家,有车想加塞了,让大家跟紧一些。

据说白天是有两条通道的,大车和小车是分开的,但是晚上就只有一条通道,大车小车一起排队,所以特别特别慢。从刚开始的焦躁到后来的沉默,我们机械地移动着。

凌晨五点多,我们终于看到检查站了,这里分批放行,一次只放几辆车进入,轮到我们了,我先下车排队,渺渺把车开到停车场,然后再过来排在我前面。凌晨的南山口,气温很低,风很大,我穿着冲锋衣站在风中依然冷得发抖,渺渺冷得受不了返回车上拿着被子披上。

队伍依然移动得很慢很慢,慢得我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冻住了,其实我们前面还不到10个人,可是不知为何却排了50分钟,到了窗口前我才知道,因为他们要手工在电脑上输入姓名、身份证和电话等信息,还要问很多问题,登记人员是一位上了年纪戴着眼镜(不知是不是老花镜)的大叔,可能对电脑和输入法不是很熟,速度有点慢。

登记完了他说让我去另外一边做核酸,我有点懵了,本以为排队这50分钟是做核酸的,想不到只是登记信息。做核酸的地方是在停车场那边,只有一条队伍,排队的人很多,还好速度比登记快,大概30分钟左右就到我了。

做完核酸已是早上六点多,我松了一口气,这漫长的一夜终于结束了。但是很快我们就发现,我们的磨难远没有结束。

我们问检查站工作人员,前面多远有加油站,他说本来出来检查站不远就有一个加油站,但是现在因为疫情关闭了,往前走只有茶卡加油站能加油,那里距离南山口检查站大约500公里,我说我们的油开不到那里,他说那只能掉头回去加油,并让我们把行驶证压在检查站,车子打着双闪回去加油。

前面连续有四五个加油站,就在前面排队堵车的路上,可是只有两个加油站开门而且其中一个没有油了,幸好另一个还有油,我们加满油去上了厕所,然后打着双闪前往加油站,路上很多车以为我们插队一直在按着喇叭,有些还咒骂着。

本以为可以顺利过了检查站,可是工作人员却说我们不能直接过去,要回去重新排队,不能插队……我说我们已经排了一晚上,登记过做了核酸了,现在只是掉头去加了一下油,他语气很不好地拿着喇叭大声说“回去重新排队没听到?”,然后又大喊着“排队的车注意了啊,不要让这些车插队啊”。

我们很无语很无奈很郁闷,可是又没有办法,只能掉头回去重新排队,可是这队伍看不到尽头,不知尾巴在哪里,不知是否又要重新排队十几个小时,如果是的话我们真的要崩溃了。

路上问了几辆车,能不能让我们加塞,并和他们解释我们的情况,可是他们都不愿意,有些还骂骂咧咧的,最后不死心地又问了一辆河南的小车,司机是个小伙子,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他说可以,我们连连表示感谢,总算松了一口气。

小伙子下车过来问我们前面的情况,我们详细地描述了一下,然后提醒他车子要在旁边加油站加满油,因为过了检查站后就没有加油站了,然后加完油了再排到我们前面就可以了,他说他车子几乎满油不用加。

此时是早上七点多,天空已大亮,太阳在山头缓缓升了起来,气温也慢慢回暖,很多人开始下车活动筋骨。

路边满地垃圾,触目惊心,就在排队时还看见有人从车上扔垃圾,听说这个检查站长期堵车,经常一堵就是十几个小时,有些人吃完泡面,自热米饭,零食之类的,就直接扔到路边了,日积月累,这里就像垃圾堆一样了。

在此提醒大家,要爱护环境,不要乱扔垃圾,车上随时准备垃圾袋,到了加油站服务区等地方可以扔到垃圾桶里。也建议当地在旁边隔一段距离放置一个垃圾桶。

车子依然是缓慢地移动着,上午10点多,我们终于又看见检查站了,此时我们又排队了三个多小时,加上昨晚的排队时间,我们整整排队了16个小时,漫长的16个小时,漫长的一夜终于真正地结束了。

过了检查站我们去找木公、丽娜汇合,他们凌晨三点多过了检查站,然后在109国道边找了块空地休息。我们到达时他们已经吃过了早餐,正在收拾东西。

接下来我就要和渺渺分开,然后坐木公的车了,因为渺渺要自驾一路走高速回四川,走的是兰州方向,而四川现在疫情也比较严重,我怕去从西藏到四川隔离完了,再回广东又要隔离(渺渺是四川的,我是广东的)。

木公说他要去敦煌,先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呆着,一直到没有西藏行程码再往内蒙方向走,丽娜睡是内蒙的,他要送丽娜回家,我可以到时在呼和浩特坐飞机回广东。

把行李放到木公车上,和渺渺道别,然后我们就各自出发了。在格尔木上的高速,车子被贴了过境车辆的封条,但没有封车门,路过服务区可以上厕所。

路上风景不错,金黄的小麦,宝蓝的湖泊,淡蓝的天空,漂浮的白云,转动的风车,感觉心情都变得轻快了起来,回想前几天的经历,像梦一场。只是我不知道,前面还有更大的磨难在等着我。

走了一段路之后,丽娜说不想去敦煌,要往兰州方向走,于是我们又重新导航,在高速上绕了一个大弯往兰州方向开,丽娜开车,让我和木公把饭煮上(木公车上带了电瓶),我说现在才3点多,要不到了目的地再煮,她说现在煮了到时候热一下就可以吃了,于是我坐在晃动的床上艰难地提着大桶的水倒进压力锅,然后木公把电插上。

路上经过茶卡盐湖,在高速公路上可以远远看见,青海的高速公路很奇怪,都是一段一段收费的,路上经过三个加油站,前面两个加油站没开,后面一个加油站没油。

在第三个加油站时我们又和渺渺相遇了,她说她要在这个服务区休息一晚,因为这里有热水、有超市、有餐厅,可以上厕所。我提议要不我们也在这里休息一晚,等明天再看看这个加油站有没有油,他们肯定会送油过来的,木公说也行,便往渺渺停车那里开去。

丽娜问我们的车还可以跑多远,木公说100公里左右,距离前面一个加油刚好是100公里左右,丽娜说那要不我们再往前一个加油站看看,然后木公便调头又往前开了。

经过西宁收费站时,防疫人员又给我们车贴上封条,这次是直接贴在车门处,还多次强调不能下车,要开出青海后才能下车,然后让我们在旁边等候,说等够一定数量的车,会由警车带队送我们到下一个收费站。我们和防疫人员说我们车子快没油了,他们说到前面一个收费站那里有。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开始往前走,统一走快车道。路上木公说好像油表掉格了,开不了100公里了。到海东西收费时,警车让我们停下,由这里的警车接力带我们走,他们要返回了,海东的防疫人员又强调我们不能下车,让我们把车窗也关上。

此时是晚上9点左右,我们和他们说我们车子没油了,他们说让我们开到前面一个加油站加油,木公说开不了那么远,只能开10几公里了,几番交涉,最后他们让我们停在收费站的路边,说等第二天的移动送油车过来,让我们不要下车,我问那我们要上厕所怎么办?他没回我,木公问能给我们接热水吗?他说不能接触我们的热水壶。木公问我们没有饭吃怎么办?其中一个小伙子去给我们拿了几个馒头和一盒饭。

木公和丽娜吃下午煮的饭和馒头,都是冷的我不想吃,于是泡了自热米饭吃。吃完饭后,我想上厕所了,把头伸出车窗外,大声喊防疫人员,他们看了看我,然后没理我几个人在聊天。

木公说晚上他睡座位上,我和丽娜两个女生睡床上(他的车是五菱改装的床车)。坐在床上,我看着车窗外的车流,感觉自己好像抽离了这个世界一样,我们的世界空间只剩下了这辆小小的车。

未完待续,后续请关注下一篇游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湖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