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这个湖南最小的低调小城,凭什么香过长沙、岳阳?

本文转自:地道风物

极物君语:

在这个湖南最小的地级市,有最地道的湘味!

来源: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

作者:阿智

夏秋旺季的长沙人头熙熙攘攘,星城风光虽好,排队可也少不了,不管去哪儿都得准备好一颗排长队的强心脏。

但你要是个只想觅食的吃货,那就简单了,可以避开人流来一场“反向操作”——坐上地铁,直达它的好邻居湘潭。今年6月,长株潭西环线和长沙地铁3号线实现了“无缝贯通”,长沙伢子们只要坐地铁就能去隔壁湘潭耍了。

▲ 越是家常的小院,越有地道的湘潭美味。 (摄影 | 毛豆豆豆豆豆 ©)

人常道,玩在长沙,吃在湘潭。湘潭和长沙都是被湘江养大的城市,风格却不甚相同。长沙容纳万方来客,在前端与潮流相融;而位于后方的湘潭深沉内秀,保有着历史的厚重积淀。她是湖湘文化的发祥地,家喻户晓的伟人故里......这座小城素来低调,但翻开它的过往,页页都写着惊艳。

在“吃”这一点上也是如此,从湘潭走出的剁椒鱼头,毛氏红烧肉,塑造着外界对湘菜的最初印象;一瓶龙牌酱油,奠定着湖南家家户户下厨的基本味型。在湘潭,随便找两家街边的馆子,店龄都得十年起步,整座城市就是一座活生生的“湘菜博物馆”,延续着更市井、更江湖的湘菜本味。

▲ 一道剁椒鱼头走出湘潭,闯出了更大的世界。 (摄影 | 毛豆豆豆豆豆 ©)

湘潭土菜:

食材鲜美,味道够劲!

有句流传很广的说法是,“一部湘菜史,半部湘潭写”。造就了众多名菜的湘潭是湘菜出圈的得力大将,也因于此,湘潭老饕们对本土味道有着相当的自信,他们对一顿饭最高的评价就是,够“土”——越是用淳朴老办法做的菜,越有柴米油盐的至臻美。

在湘潭是打听不出来什么必须打卡的网红店的。湘潭人心里的耶路撒冷,要么是在居民楼一楼扎着铁棚子的苍蝇小馆,要么是连手机导航都找不到的围子农家乐,有的店甚至都自信到不挂招牌,不写名字,嘴巴刁的老饕们仍能寻味溯源,找到这些隐蔽的所在。

▲ 在湘潭的馆子里,基本找不到机打菜单。(摄影 | 哲哲呆不住 ©)

湘潭人餐桌上的食材,几乎可以说是是全省最“花”——它处在一个备受宠爱的地理位置上,湘江路过湘潭,以一道“U”字形的弯把她环绕在怀里,给予充分滋养,而西北方位还有韶山的可靠支撑。山水资源为湘潭带来了双重馈赠,所以不论山鲜还是河鲜,湘潭人都能大敞肚皮吃到开怀。

湘潭的点菜方式也格外透着点江湖气,当季时鲜都装在脸那么大的钢盆里摆出来,让大伙看着盆点,鱼鲜种类不少,最受宠的通常是黄鸭叫。别误会,黄鸭叫不是鸭,是湖南人最常临幸的鱼种,红烧水煮皆相宜。一碗水煮黄鸭叫的金汤闪着柔美的光晕,看上去稍显温吞,不符合大家对湘菜火辣的认知,一口鱼汤下去却相当有后劲儿,香辣滑爽,绝顶好呷。

▲ 水煮黄鸭叫,鲜到掉眉毛。(摄影 | 哲哲呆不住 ©)

这口美味的秘密,全都藏在熬煮过程里。把黄鸭叫煎得金黄喷香、又加汤煮到奶白之后,还要请出几大重要来宾——红红绿绿的辣椒和紫苏。多方协奏之下,一锅“湘”辣浓郁的美味才能煨得完美。湘潭人的烹饪信条由此得见:不仅食材要鲜,做法也要鲜辣喷香。

▲ 没有湘潭人拿捏不住的活鱼。(摄影 | 哲哲呆不住 ©)

不仅仅是鱼,水里的各种物种都能被湘潭人充分发掘,炒得喷香的爆炒麻拐(湖南话里的田鸡,现在一般用牛蛙或者黑斑蛙),红汤赤酱的水鱼(甲鱼)炖羊肉,全都是待客的硬菜。

因为背靠山野,湘潭人吃鸡吃鸭的热情也是相当了得,在湘潭的炒锅里,每一只鸡都能找到命定的归宿。只有在湘潭地界才能吃到的正宗叫堂鸡,除了辣椒之外是不放任何配料的,就是要让爆炸分量的小米辣和鸡块在大锅内肆意相拥,炸出火辣麻香;还有熏烤得焦香的手撕鸡手撕鸭,再回锅跟大蒜辣椒一炒,又变成香晕人的下饭菜;又或者是最最家常的仔油姜炒鸡,姜丝和剁椒为鸡块带来绝美风味,一口下去是酸辣的爽感。

▲ 一只鸡/鸭,在湘潭餐桌上能生发出各种美味。 (摄影 | callous、毛豆豆豆豆豆 ©)

倘若还嫌吃得不过瘾就再来一顿火锅局,醉鸡锅里的鸡肉被啤酒香气渗入肌理,香得找不着北;爱吃鸭的朋友则都投奔了鸭霸王火锅,一锅热辣鸭货在汤里熬煮,越夜越销魂。

本地的老饕们甚至已经不满足于市区的美味了,大家为了这么一口“鲜”甘愿驱车数里,又是上山又是下河,要吃鱼?那就去江边的鱼店吃水煮活鱼,现抓先杀,煮出来没一点腥味,再来上一锅鱼籽鱼泡,简直从里到外的舒服;吃羊肉,就去马家河找黑山羊,非要把每个部位吃得齐齐整整,才算圆满。

▲ 鱼籽鱼泡。(摄影 | 哲哲呆不住 ©)

藏在郊区的农家乐接着最淳朴的地气,不仅有现吃现杀的鲜美食材,还大都有着自己的风味密码,不论是亲自熏的农家腊肉,或是焙好的肉嫩子鱼,都是流连在外游子最惦记的家乡味。

▲ 干炒腊牛肉,打遍天下米饭无敌手。(摄影 | 哲哲呆不住 ©)

湘潭主食:

积极炫饭,大口嗦粉!

在湖南这个嗦粉大省,米粉江湖实在有着太多的流派,光码子就至少有九九八十一种神通,米粉或圆或扁,口感又有大不同。可哪怕乱花渐欲迷人眼,湘潭人最最钟爱的也永远是一碗味型柔和的湘潭米粉

▲ 湖南米粉,有不止九九八十一种面码。(摄影 | callous ©)

湘潭米粉突出一个返璞归真的原味,码子在数量上并不贪多,不少湘潭粉店甚至只专心做一种码子,就是普普通通的肉丝粉。舀上一碗醇厚的骨汤汤底,让肉末、肉汤和酱油香在碗中充分碰撞,这一口滋味简单却不普通,是在外无法复刻的家常味。软嫩的石磨米粉还能在炒锅里呈现另一种形态,打上两个蛋再开猛火爆炒,就是锅气十足的蛋炒粉,同样在早午时段熨贴着湘潭人的肠胃。

👈向左滑动

▲ 肉丝粉,湘潭人的早餐“白月光”。(摄影 | 毛豆豆豆豆豆 ©)

米粉在碳水江湖里是较为滋润的存在,而湘潭主食宇宙的另一大王者——干扣面,则散发着咸辣的罪恶香气。韧性十足的碱面,在筷子的搅拌下跟和碗底的调味亲密相融,入口弹牙,嚼劲十足。

加满各种配菜的干扣面,一口入魂。(摄影 | callous ©)

湘潭人不仅嗦粉还爱炫饭,最最中意的就是从钵子里蒸出来的岳塘钵子饭。邻着老厂子开的店,基本都是被岁月验证过的好味道,各式荤素菜肴全都码在店门口的大蒸笼里,香气四溢,随便挑上两三钵,一天的战斗力又能续满了。

▲ 大蒸锅里排排坐的钵子饭。 (摄影 | 毛豆豆豆豆豆 ©)

酒足饭饱之后也别着急回家,胃里的内存尚有剩余的话,还可以搞一碗刮凉粉。湘潭娭毑(āi jiě,年长女性)都是有点魔术在身上的,用布满洞洞的刮刀在凉粉墩子上刮上几把,细长均匀的凉粉就能一泻而出,加上秘制料汁拌好之后,更是根根裹着红油,香气扑鼻。清凉夏夜用这么一碗凉粉做尾声,才是彻底的圆满吧。

▲ 没人能在夏夜拒绝一碗酸爽的刮凉粉。 (摄影 | callous ©)

湘潭小吃宇宙:

各类碳水,最有韵味

走在湘潭街头实在很难“禁欲”,路边的小吃摊各出绝招,个个都想成为你减肥路上的案底。

哪怕在别的地方试过臭豆腐的滋味,湘潭的雪水臭豆腐也还是必须尝试的存在。在湘潭人眼中,用陈年雪水腌出的臭干子才是臭豆腐届的最强王者,真材实料,韵味得很。臭干子下锅炸成黄灿灿的三角,外酥里嫩的口感简直一口入魂。在雪水臭干子旁边,通常还会摆着一锅咕嘟咕嘟在骨汤里翻滚的兰花干子,吸饱了汤汁,软烂至极。

▲ 雪水臭干子,越臭越香。 (摄影 | callous ©)

就算逃过了兰花干子的捕获,你也迟早在其他摊子投入热量炸弹的罗网:路边摊上一个个比脸还大的锅饺,在锅里煎得皮酥肉嫩满口留香,著名的“湘式贝果”葱油粑粑,金黄酥脆,还带着点清新的葱香;造型诱惑的鸡腿面包,是太多湘潭人学生时代的美好......你早晚会拿上其中一个,走在湘潭的街上慢慢走、细细品,从嘴尖到心,全身心浸入此地的人间烟火里。

👈向左滑动

▲ 湘潭街边的“碳水宇宙”。 (图1摄影 | callous © 图2摄影 | 毛豆豆豆豆豆 ©)

在快节奏之外,这座湖南小城自成一套鲜活生动的秩序。过去的湘潭,一度是湖南最热闹最富有的C位所在,曾作为内地大商埠在湘江沿岸拥抱着繁华,又作为红色摇篮见证着历史的巨变。如今,这些变作了她历尽千帆豪情和淡然

▲ 湘潭,火辣生动的美食之城。 (摄影 | 毛豆豆豆豆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