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乱花”迷人眼 不妨挂上牌

玉渊潭公园的植树铭牌非常小,颜色不显眼,字迹也有些模糊,游客很难注意到。

在安德城市森林公园,“郁香忍冬”的铭牌挂在元宝槭上,容易误导游客。

本报记者 张楠

“到玉渊潭赏樱,特意拍了美美的九宫格照片发朋友圈。没想到却被人评论说,照片里多一半不是樱花。”近日,有赏花的市民遇到了这样的尴尬事。

百花竞放的春季,枝头的簇簇春花让人赏心悦目。但由于大部分花树上并未悬挂铭牌,让人眼花缭乱的梅、桃、杏、李等不同品种的春花,往往让缺乏专业知识的普通市民难以分辨。为此,有市民建议,不妨为种类繁多的花卉植物挂上铭牌,让人赏花又识花。

没介绍 游人赏花不识花

北二环城市公园内,护城河两岸遍植的春花开满枝头、芬芳四溢。春日午后,不少路人沿着绿道漫步赏花、合影留念。“这是什么花?碧桃还是榆叶梅?”两名游客围着树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记者注意到,公园内的花木品种繁多,但树上并没有悬挂铭牌。

一位在园内赏花的老人告诉记者,过去,北京用于美化环境的花木无非是月季、串红、鸡冠花、丁香、玉兰、泡桐等常见品种,“统共也没几样,到了春天一开花,大家都认识。现在花的品种多了,可不敢轻易说了,真怕说错了露怯。”

近年来本市园林绿化不断提档升级,花木品种繁多,特别是增加了很多新培育或是新引进的花木品种。“花多了,是好事!但现在公园里和路边很多花,我们都分不清、认不得了。”老人说。

记者探访多个公园,发现不少公园的花木存在因铭牌缺失而导致“乱花迷人眼”的情况。

西直门附近的南长河公园内,红的、粉的、单瓣、重瓣的各式花朵开满了堤岸,却难觅花木铭牌的影子。

“妈妈,这是什么花?”在园内,蹲在树下捡拾花瓣的孩子抬头询问身边的妈妈。“粉的是桃花吧?不对,这么多花瓣,可能是樱花。黄的应该是迎春花。”这位妈妈似乎也有些犹豫。孩子继续追问:“这个红的也是桃花吗?为什么和粉花长得有点像?迎春花怎么有的是六个花瓣,有的是四个花瓣?”面对孩子一连串的追问,这位女士可犯了难。

咨询了园林绿化养护部门工作人员后,记者了解到,南长河公园内正盛放的重瓣粉色花朵既有樱花,也有碧桃。樱花花瓣上通常有缺口,碧桃花瓣没有缺口。紧邻而立开着红花的两棵树,一棵长着红色叶子,另一棵则长着绿叶,虽然叶子颜色不同,却都是碧桃。开着黄花的并非都是迎春花,迎春的花朵一般有六个花瓣,连翘则多为四瓣。

太隐蔽 挂了牌却难看到

在另一些公园,虽然个别花木悬挂有介绍标识牌,却存在标识牌悬挂数量不足、位置隐蔽、标示错误等问题。

鼓楼大街地铁旁的安德城市森林公园内,记者发现,一棵开满白色花朵的树上,挂着个头不小的铭牌,但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花木的名称仅剩一个“子”字可辨认。在一棵元宝槭的树枝上,则歪歪斜斜挂着“郁香忍冬”的铭牌,下面再无其它介绍,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在玉渊潭公园,满树盛放的花朵吸引了大量游人,漫天飘落的花瓣成了绝佳的拍照背景。“樱花雨太美了。”一位游客在一棵正不断飘落花瓣的树下摆出各种造型,拍摄照片。但记者仔细寻找后,在树枝上发现了一个手指指节大小的棕色圆柱形迷你吊坠,吊坠的一面刻有“巨龙海棠”四个小字。显然,这并非一棵樱花树,而是一棵海棠树。如果不扒着树枝仔细寻找,这样与树木颜色融为一体的铭牌,几乎很难被游客注意到。

在紫竹院公园南长河岸边,赏花的人络绎不绝。记者粗略数了数,岸边90余棵盛放的花木,仅悬挂了碧桃、白碧桃和锦带三种介绍铭牌。一些模样新颖的花木,却没有悬挂科普介绍牌。有游客抱怨:“赏花挺好,就是还得猜‘花谜’。”

靠软件 识别起来不靠谱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现在有不少手机识花软件,但一些市民反映,识花软件有时也会“出岔子”。同一种花,因拍摄角度不同,软件给出的识别结果有时也不同。

在玉渊潭公园内,记者用识花软件对着一棵开着粉色花朵的花木进行识别,识花软件却先后给出了楸子、海棠花、垂丝海棠三种不同的答案。而在紫竹院公园,记者想要识别一种同样开着粉花的红叶树,识花软件则给出了樱桃李和紫叶李等不同识别结果。

市民建议

为花木增设铭牌及二维码

随着园林绿化水平的不断发展,近些年,市民对环境绿化的关注度与期望值也越来越高,既赏花又识花成了更高的需求。

对此有市民建议,可在公园、绿道或广场的观赏植物上挂上介绍花卉植物的科普铭牌和二维码,以图文和视频形式权威介绍花卉植物的名称、品种、特征和养护管理等园林小知识。园区入口处也可以张贴一些花事预报海报和简单易懂的识花小技巧。让游客在赏花的同时,了解近年来北京的绿化成果、花木品种的变化。此外,有条件的公园也可模仿博物馆的例行讲解,在花事活动中安排现场讲解人员,面对面传授园林绿化知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