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帕拉蒂,每月被海水泡一次的名城

零海拔的帕拉蒂老城

葡萄牙殖民风格的街巷

寒 江

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州,沿大西洋的绿色海岸线上,有热带森林覆盖的山脉,数不尽的岛屿,蓝如宝石的海水,细腻柔软的沙滩。海边有一座小城,繁华远不及大都市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却无比宁静,生活节奏奇慢,这就是巴西历史名城——帕拉蒂。

水中之城

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帕拉蒂是巴西一个奇妙之地。每逢月满潮起,海水会漫过海岸涌向内陆,使其变成一座水城。潮落时,海水退去,小城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小城名副其实,老城的东西走上一遍用不上10分钟。帕拉蒂零海拔,又无堤坝遮拦,海水倒灌实属自然。

涨潮后,海水漫过海边仅有的几条鹅卵石铺就的巷道,仿佛整个帕拉蒂都浸在水里。人们在临海处搭起小木桥,方便通行。排水不畅的洼地,则形成一个个小水坑,裸露的石头被海水冲刷得很有光泽,石缝里长出绿色的苔藓。

两侧彩色的老屋和蓝色的天空倒映在水中,远离尘嚣,定格成一张张精美的图片。帕拉蒂的每位到访者都对此情景赞不绝口。年复一年,一些房屋下部能隐约看到被浸泡过的水痕。潮汐有周期,海水大面积倒灌每月一次,且时间很短,并未对人们的生活造成特别的影响,倒使古朴的小城更有情调。

在当地原住民的图皮语中,帕拉蒂意为“鱼的河流”,附近水域的大量巴西乌鱼在生殖季到帕拉蒂的河流中产卵,届时,流动的河水如同一股股“鱼流”,景象壮观。

从帕拉蒂乘船约1小时便可到达格兰德岛,这是一个森林岛屿。岛上是许多珍贵野生动物的栖息地,灵长类动物有十几种,鸟类和昆虫数不胜数。维拉多阿布拉昂是格兰德岛上的一个小镇,大约有1000多村民,他们很少离开这里。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岛上不允许机动车通行,也没有公路,游客只能步行游览,倒是成就了除潜水、冲浪和日光浴之外徒步这一热门体验。2019年,帕拉蒂与包括4个保护区和近200个岛屿在内的格兰德岛湾区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是巴西第一个文化与自然双遗产。

黄金之路

葡萄牙人到来之前,巴西沿海一带的原住民主要是图皮人和瓜拉尼人,为争夺资源,他们经常和居住在内陆的塔普亚人大打出手,最终塔普亚人惨败,被迫迁往其他地区。1500年,葡萄牙人佩德罗·卡布拉尔率领的征服舰队跨越大西洋,登陆巴西东海岸,自此开启殖民时代。殖民期间,一些原住民不堪被奴役逃到更隐蔽的地方,还有一部分无法抵御欧洲人带来的疾病而亡,倒是葡萄牙人与当地人生下的混血后代占据了人口的大多数。1667年,葡萄牙人决意建立帕拉蒂,作为进一步征服巴西的殖民据点。

17世纪末,一支葡萄牙探险队在米纳斯吉拉斯州的弗尼尔河边发现金矿,之后在巴西掀起狂热的淘金潮。为了将黄金和矿石运到欧洲,殖民者在矿区与帕拉蒂之间修建了一条1000多公里的“黄金之路”,帕拉蒂成为黄金之路的终点。繁荣时,每天都有满载黄金的车队从“黑金城”欧鲁普雷图出发,送达帕拉蒂后再搭乘帆船驶向葡萄牙。

黄金之路是黑奴悲惨世界的起点,殖民者将大量黑奴从非洲贩运至巴西,他们从帕拉蒂登陆,不仅参与修建黄金之路,更是欧鲁普雷图金矿区的主要劳力。夜以继日的劳作,恶劣的生活环境致使许多黑奴染病而亡,黄金之路上条条沟壑就像他们多舛的命运。

为了保护黄金不被抢夺,帕拉蒂拥有一套完整的防御体系,海边的两处堡垒用于抵御海盗进攻,如今堡垒被改造成博物馆。高地的一处仅剩下防御石墙和大炮,城里的一处已然分辨不出模样。18世纪末,随着金矿资源日渐枯竭,巴西内陆又修建了通往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的公路,曾经富饶的帕拉蒂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繁忙的港口逐渐安静下来。

彩色之巷

帕拉蒂的历史街区不允许汽车进入,人们只能步行或乘坐马车游览全城。街道上铺满大块鹅卵石,凸凹不平。据说当年葡萄牙人用这些石头压船舱来配重,到达港口后卸下来,用来换取巴西人的黄金。就这样,数不尽的黄金运回里斯本,那些压舱的石头则筑成帕拉蒂著名的街道。

殖民小城在多元文化的相互交融下,散发出迷人的味道。五彩斑斓的葡式建筑,庄重典雅的教堂,宛若一座露天博物馆。街道两侧的住宅多是二层小楼,一层开满了画廊、纪念品店、手工艺品店和咖啡馆。转角处的墙面上还有许多风格各异的创意涂鸦,倒也不失清新的文艺气质。

18世纪的黄金热潮期间,正值巴洛克风格的巅峰和洛可可的渐起,帕拉蒂有4座巴洛克风格的教堂,有的给黑奴用,有的服务贵族的妇女儿童,甚至还有一座由海盗的女儿出资修建。从教堂规模和室内装饰来看,殖民年代的社会等级森严,更为严重的是种族差别。

圣丽塔教堂是帕拉蒂最古老的教堂,1722年建成,主要为葡萄牙殖民者和原住民生的混血使用。尽管教堂的白色墙皮已经斑驳,但丝毫不影响其颜值,目前是小城的宗教艺术博物馆。贵族喜欢去海边的圣母悲苦教堂,这座小巧精致的教堂建于19世纪初,看起来更新,如今特别受举办婚礼的新人追捧。最小最简朴的玫瑰圣母教堂当年供非洲黑奴使用,隐于街巷之中,如果不留意很容易错过。

背靠巍巍青山,面向悠悠大海,帕拉蒂的老建筑尽显沧桑,几百年的风风雨雨只在一瞬。现在的港口不见运送黄金的货船,只有五颜六色的休闲小艇,来往于小城与格兰德岛湾区的岛屿之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