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旅游频道,旅行 > 迷人之城

里约热内卢 无数种血液混成的狂欢之城

作者:《世界》
2010年04月30日10:33

  巴西人说:“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创造了里约热内卢。”Celso就有幸出生在这个上帝花了一整天时间建造的城市里,碧海银滩,绿树繁花,风光秀丽异常。科尔科瓦多山(Corcovado Mountain)将这座城市分为南部和北部,北部是老城,也就是穷人聚居的地方,南城是新城,也是相对来说的富人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如果生命里只剩下两天,在里约可以做的事
上帝创造的里约热内卢

  Celso在北城长到10岁,那时候,他父亲在远洋轮船上工作,他记得母亲总带着他和年幼的弟弟到码头上等父亲远航归来。落日余晖中,轮船出现在地平线上,这一幕深深地烙在他的脑海里。母亲是意大利后裔,父亲则有巴西土著血统。Celso说,在巴西,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混血,混了一次又一次。有一千多万人口的里约,不同的肤色,不同的种族,每天都在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动干戈,却从不发生宗教或种族纷争。就像里约海滩的人行道,用黑白两色的石头铺成,不加任何修饰或者过渡,直截了当地被摆在一起。这就是里约的方式。

  如果生命里只剩下两天,你在里约可以——

  一天狂欢

  “害羞的男人在巴西可不受欢迎。”“你要不会跳舞,不懂音乐,就像在中国男人不会挣钱一样要命。”

  如果生命只剩下两天,对里约人来说,一天肯定用来狂欢。Celso每次回巴西,都热衷于给大家mail他的各种照片,照片上他要么在唱歌,要么在足球场,要么在海边,要么在和朋友一起喝啤酒聚会。我问他,难道你们生活里全都是音乐、足球和美酒吗?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说,我们每天都在狂欢。

  父亲有非洲血统,Celso继承了他的音乐细胞,他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桑巴鼓。在里约,尤其是在北城,几乎所有的孩子从小就被送去桑巴(samba)学校学习。如今有些发胖的Celso常常拿自己的体型开玩笑,“学习鼓还真是明智。难道他们那个时候就知道我会胖成现在这样?”在当地,在公车上、在小巷里、在朋友家中,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一听到桑巴的音乐,就如同号令,人们都会积聚起来随着节奏摆动跳舞,“我不明白为什么北京总是这么安静?”在Celso看来,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城市都太安静。男人们都太害羞。“害羞的男人在巴西可不受欢迎。”“你要不会跳舞,不懂音乐,就像在中国男人不会挣钱一样要命。”他开玩笑说。

  Celso说他从小在学业上几乎没有费什么劲。在巴西,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中学到大学,每天只上半天课,上午或下午自己选择,每天在校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这相对中国小学生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家长也不会过分操心什么早恋问题,反正大家发育都比较早。Celso第一次恋爱的经历就在中学,总之,他是有超过20年的恋爱经验了,当然分手经验也不少。

  对巴西男人来说,比女人更重要的大概就是足球了。有了足球和啤酒,再大的伤痛也能忘得一干二净。里约热内卢拥有四支传统强队—弗拉门戈(Flamengo)、弗卢米嫩塞(Fluminense)、博塔佛戈(Botafogo-RJ)和瓦斯科·达伽马(Vasco da Gama),前三支球队所使用的主场就是著名的马拉卡纳(Maracana)足球场。好玩的是,这四支来自同一城市的不同球队,其实分别代表着不同阶层和文化趣味,有着各自的Fans。Celso就是博塔佛戈的拥趸,这支球队主要受到知识分子和神秘论者的支持,他的父亲则是弗拉门戈的铁杆球迷,这支在巴西最受欢迎球队,它的支持者多是平民阶层。遇到两队对垒,Celso和父亲就会为各自的球队争得不可开交。在里约,每个星期天,男人们都会结伴去球场,在震聋发馈的呐喊声中尽情发泄。不管输赢,照例是要喝一杯。巴西人最热爱的饮料是啤酒和caipirinha(一种酒精、柠檬、糖的混合饮料。)

  一天晒太阳

  几十年过去了,依帕内玛的女孩依旧美丽,她们身上的比基尼布也越来越少,Celso说即使看一整天也不会烦,你依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消失在海滩里的人群中。

  那剩下一天用来干什么呢?Celso 和所有里约人的答案一样:去依帕内玛(Ipanema beach)海滩晒太阳。有人说,在海滩上能看到里约人的一生,童年时候在那里戏水、游乐,成年后在海滩上展示自己的身体,年纪大了之后又在海滩上晒太阳养老。这或许有点夸张,但Celso说里约人的态度就是这样:悠闲,懒散,自得其乐。如果将圣保罗比作中国香港或者上海,里约人的生活态度则更像北京人。

  Celso的父母退休后,就搬到了离海滩很近的居住区,步行几分钟就到。他说里约人酷爱阳光,人人都以深色皮肤为美。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女孩晴天那么喜欢打伞。在海边,猛烈的阳光照下来,皮肤微微地发热。浪不高也不大,但却是非常的厚实。走在海滩上,眼前是湛蓝湛蓝的海水,脚下踩着金色细软的沙子,耳畔海风习习,能够闻到海风中带着的阵阵海腥味。躺在沙滩上,耳边是老式收音机那首走调的《依帕内玛女孩》:

  高挑、古铜色皮肤年轻 可爱

  从伊帕内玛来的女孩走过

  当她经过

  每个人都不禁惊叹

  当她走过

  像桑巴一样

  静静地摇

  轻轻地摆

  当她经过

  每个人都不禁惊叹

返回搜狐旅游频道-首页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季轲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旅游工具箱

国内美食   温泉攻略   签证信息   北京地铁

天气预报   特价机票   酒店优惠   购物指南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