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到江南去,到江南去

到江南去,到江南去

#我来唠家常#

江南人喜欢民宿

如同四川人对美食的热爱

江浙一带的旅游胜迹

这几年密集开出众多精品民宿

还有莫干山民宿圈

可谓江南民宿的鼻祖

进而带火了整个天目山

这里的民宿

常让人感受到一种

“文人士子式”的对生活的玩味

玩味的内容不同

都体现在对生活细节的专注和品味上

在这里寻一家合心意的民宿住上几日

可能就是让生活变得更为精致的开始

青空,Candy_Wind - 拂晓车站

1

苏州园林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看的

同为“人间天堂”,和杭州相比下的苏州,更像是一座“关起门来的城市”。

如早年曾住在网师园里的陆文夫先生所言:

苏州这个城市很奇怪,在外面看破破烂烂,这个门一推就漂亮极了,里面是一个大花园。

在亲自设计的正福草堂小院里,陆誉夫和夫人养护着一盆盆兰花。琴声、茶香、花香、家人、友人,让生活安宁而有趣了起来。摄影/阮传菊

古镇同里,是明代造园宗师计成的故乡。计成的著作《园冶》被人们奉为造园宝典,是正福草堂主人陆誉夫的枕边书。

正福草堂对面就是同里古镇最热闹的明清街,好在一道墙就能隔开喧闹与安宁。

正焚香抚琴的陆誉夫。摄影/阮传菊

园林知四季,一亩大的园子里有蕙兰飘香、清潭映翠,茶轩里摆着线装版的《梅庵琴谱》,住客在堂前自饮明前碧螺春,他坐在中庭的青石上拨弄《关山月》。

主与宾、伯牙与子期之间并无寒暄,茶香照应琴声即好,这是苏州庭院民宿里惯见的默契。

简约明快的建筑风格、宽敞的公共空间、大大小小的窗中洒入的阳光,这样的“无居无束”,或许可以扫清住客心中的杂乱,真的让他们感受无拘无束的自由。供图/无居无束

黄昏时分的“无居无束”。供图/无居无束

姑苏城外不只有寒山寺,还有八百里烟波浩渺的太湖。

其中,游客光顾最多的地方,就是夫差和西施相邀弄月的明月湾,以及明代名臣王鏊的故里陆巷古村

李俊峰在明月湾的古码头和千年古樟的深处,盖了一幢纯白色的房子,取名“无居无束”

坚固的外墙换成玻璃幕墙,窗外是瓦檐的海洋,顶楼露台上的橘亭仅留钢构的骨架,坐在其中,自有清风送爽,与拙政园著名的荷风四面亭有异曲同工之妙

苏州民宿人有耐心。陆巷古村的许青冠和陆惠霞夫妇,花了十年时间来建造自己的园子,大概是国内最花时间的民宿

园名“宝俭堂”,是宋代词人叶梦得的故园。

夫妻俩筑园时,在西花园里挖出南宋古井,泉眼涌出汩汩清泉;后又挖出碑文,上书“月明风静鹤归来”、“水绕山回龙起伏”。修葺后的园子,倒真恢复了叶梦得笔下“谈笑独在千峰上”的逍遥之境

住客也有幸,可以在西花园的画舫里用膳,月上西楼时走一走醉花径,才晓得,苏州园林从来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住的

2

杭州,众里寻他千百度

杭州,虽守着省城,这里的大部分民宿仍可归为野趣度假的范畴

杭州的城乡接合部,好就好在“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致”。民宿聚落从白乐桥、杨梅岭、四眼井、满觉陇、玉皇山一直延伸到钱塘江畔,沿西湖左岸渐次排开。

真正懂得选址的民宿,和景区之间保持若即若离、恰到好处的距离,以更好地保护住客的私密性。

其中真正受追捧的,还是由设计师主理、自带艺术范儿的民宿,如轻工业风和田园风合二为一的蜜桃小院、由老厂房改造的虚谷、主张“不设计”的山舍、白到让人心无杂念的留白

3

“一江春水向东流“

浙江多江,北有钱塘,南有瓯江。岸芷汀兰,自然也成了隐居民宿最好的选址和归宿。

钱塘江与上游新安江、中游富春江原属一脉。

有关富春江之美,郁达夫在游记《钓台的春昼》里写得酣畅淋漓:

真也难怪得严子陵,难怪得戴征士,倘使我若能在这样的地方结屋读书,以养天年,那还要什么的高官厚禄,还要什么的浮名虚誉哩?

郁达夫的慨叹,成了民宿主耿侃的日常。

耿侃在富春江最美的孤独半岛打造了富春俱舍,徽派院落浮于江上。

四顾无路,住客上岛唯有渡船。客房朴素,处处是留白的禅味,强调的是窗外的翠水与翠山。客舍的名字也有江水韵味:渚、泊、清、舟、月、烟,都出自孟浩然的《宿建德江》。

五六年前,香草爸和香草妈在芦茨村里,用自家宅基地改建了一家名为“芦茨土屋”的民宿。

身为设计师,香草爸的愿景是村落里只有家人,享有共同价值观的朋友们以群居的方式回到村落,分享价值和土地上的快乐

村口溪水旁有棵1300多年的香樟王,艺术村落就坐落在香樟树荫翳蔽日的华盖里。向往航海的新村民改了船屋,喜欢童话的则盖了蘑菇房,时光回到童年

千峰出芙蓉的千岛湖,其实是钱塘的上游。贺城和狮城,因为新安江水库的修建而沉入湖底,库区最早的移民房、榨油厂、船厂和粮仓经过改造之后脱胎换骨,成了如今的千岛湖西坡

村舍用了几十年的橙黄老瓦敷贴在坡顶房上,看起来颇有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异国风

西坡成名于莫干山,以1:1管家和细节服务在民宿圈享有好口碑,创始人老钱还想出了湖畔露天电影、木舟下午茶的点子。

在旧木舟上摇摇曳曳,吃司康饼、喝红茶,才是逐水而居的好日子。

和煦阳光下的西坡院落。摄影/人像图书馆

西坡为住客还原了一个“喧嚣”之外的千岛湖。摄影/陈小苍

4

“唐诗之路”,用诗意的方式与自然连接

学者竺岳兵在20世纪90年代初提出了“浙东唐诗之路”的文化概念。

这条线路从山阴会稽沿曹娥江、剡溪至新昌、天台和天姥山,覆盖会稽山、四明山、天台山和括苍山,囊括了浙东山水名胜

唐诗之路沿线的民宿人,也在尝试重建唐诗里的诗意栖居

在沃州湖畔的三间半艺舍,可以体会千百年前诗句中的意境。摄影/张樟林

三间半艺舍宽敞通透的客房。摄影/张樟林

新昌沃洲湖是唐诗之路的精华之地,自由画家陈惠青在湖畔营建了“三间半艺舍”

客房的床背墙上布置了他所钟爱的山水花鸟画,露台上点缀的陶罐统统抹上了色彩斑斓的色块。

陈惠青专攻流行色,面对眼前如唐诗一般清丽的沃洲湖,他更希望用轻快的色调来烘托度假的氛围。

曹娥江则是唐诗之路的主线。村里的深谷中有瀑布飞溅,水花远观如飞雪,得名“雪花谷”

“谷主”王炜荣显然相信此等景观有桃源仙境的气度,邀请设计师用三种不同材质修建一组W形民宿群。建筑整体如同绵延的山谷,以诗意的方式与自然连接

尚仁善居临韦羌溪而设,住客在水中享受着清凉夏日。摄影/一半

江南最玄妙的仙境,当属仙居的韦羌山。仙居人相信,《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天姥山并非新昌县境内的天姥山,而是自家的韦羌山

仙居显然在颜值上更胜一筹,观音峰一柱擎天,周身仙气附体。尚仁善居民宿和观音峰之间,只隔着陇陇稻田。

女主人一凡精于酿酒,东魁杨梅泡在玻璃缸里,酒味和果味交缠在乒乓球大小的杨梅里,若太白酌饮三杯,恐能写出更美的绝句。男主人名叫一半,穿着朴素,平时爱在茶室里泡武夷山茶或福鼎白茶给住客喝。

站在尚仁善居身后的五加山上,远处便是观音峰,脚下云雾飘逸。摄影/一半

5

绿藤爬满老村,舟山有座“网红岛”

2014年,《后会无期》捧火了孤寂而美丽的东极岛。原先比东极岛更孤寂的枸杞岛,因为一组绿藤爬满老村的阿凡达式照片而不再孤单,后陀湾甚至被英国《每日邮报》评为全球28处被遗弃的绝美景点

最新的消息是,绿色的废村已经开始收门票了。枸杞岛也多了一些头衔:中国的爱琴海、中国的夏威夷。

无论如何,枸杞岛变成了超现实的存在,大量渔家乐与少量海景民宿杂居混生。少数来自都市的民宿造梦人与多数渔民之间有着不同的海居态度,也正因如此,去过的人对这个网红岛的评价可谓毁誉参半

曾少有人问津的枸杞岛,因为旅游火了起来。一座座白色的建筑,在深色背景下格外引人注目。图/视觉中国

这并不妨碍“境舍·阡陌”一房难求。

主人小豪觉得,自己的民宿和大海一样,就是一个“容器”,容器里装什么,住客来决定。

比如,你可以看中国最早的海上日出,可以拍星轨和银河,可以海钓,可以放空,可以吃海鲜吃到扶墙,甚至有风暴迷专门来追逐台风。

当然,大部分时间里,这个近乎偏执的旅游热望无法得到满足,船会停航,房费不退。

住客悠闲地躺在境舍·阡陌的露台上,近处是绿色的藤蔓,远处是蔚蓝的海。

6

来自松阳の逆袭

2015年起,松阳崭露头角,一跃成为浙江旅游的网红目的地和热搜词。

理由其实很简单,这个总人口近30万的小城,竟“私藏”了上百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古村落,其中被住建部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就有71个,位居全国第二

松阳古村落,风物各有千秋:

杨家堂村远观如“金色布达拉宫”;

西坑村看起来则是一颗圆润的“心”;

山下阳村布下九宫八卦迷局;

小竹溪村正月里有江南难得一见的摆祭长街宴;

吊坛村既有吊脚楼,又有神奇的百年红豆杉林

……

每一个都有辨识度,而且不同于游客扎堆的江南古镇。这里嗅不到刺鼻的商业氛围,村落仍旧固执地活在炊烟里。

松阳古村落的风格较为统一,多分布在山谷或山腰间。质朴的干打垒黄泥墙是大地土壤的肤色,可谓素颜中的超高颜值。

网红民宿过云山居便生根于此。

开业两年多,这里创造了过云山居全年100%入住率的业界奇迹。

前来取经的民宿主很好奇,来自上海的游客何以能够驱车五六个小时,在过云山居住一晚,再开五六个小时回家……只为一睹过云谷里的云海万象吗?

问题显然没有标准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后生,松阳民宿对游客而言有着先天的新鲜度,且出手不拘一格。

隐匿于云雾中的平田村。摄影/萧遥

松阳模式已经成为国内空心古村落活化和复建的样本,松阳周边县市如武义、遂昌、庆元、龙泉,一座座民宿村也正在崛起。

山穷水尽和柳暗花明,变得从未如此触手可及。唯愿若干年之后的山乡里,依旧有采菊东篱的民、素年锦时的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